我是周美青大家叫我「美青姊姊」

卸下第一夫人的冠冕

2011.07.27 

中時雜誌 【文◎韋君詩】

 

她不是「馬嫂」、也不再是「酷酷嫂」。在偏鄉,馬英九變成是「美青姊姊家的那一個馬大哥」。面對弱勢民眾與藝文團體各方的需求,她也從來不提「政府可以幫忙什麼」,永遠都祇是「我可以做些什麼嗎?」「哈!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我自己是這麼淒涼……。」二○○八年年底,在台北市吉林路上的ICBT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的小辦公室裡,四、五位來自原鄉的資深教師和周美青擠在斗室中,突然,周美青爽朗大笑。那是一位原住民國小校長怯生生地問周美青說,某雜誌寫周美青在官邸中是「一盞燈、一條狗、和一個人的晚餐」時,周美青愣了一下,接著爽朗大笑起來了。笑聲中,一位女姓原住民用手肘頂了一下那位發問的原住民,似乎是譴責他不該如此唐突,另一位資深教師則似是想要聲援周美青地說:「記者總是太有想像力。」建議周美青應該要去澄清。這些動作,周美青都看在眼裡,她對著那位女原住民搖手說「沒關係」,接著說:「別去怪媒體,他們都是努力地在盡自己的角色,完成他們的工作。」曾經,在二○○八年情人節,周美青在台中和馬英九現身,突然壓下馬英九的頭,指說馬英九有理想、誠懇……,缺點就是對部屬「不體貼」,這位被媒體稱為是「酷酷嫂」的周美青,卻是一個敏銳、主動體貼與理解對方立場的人。

 

民族歌手胡德夫對此有所體會,那是在二○一○年春天,有一天在南投信義鄉碰到了周美青,這幾年周美青和胡德夫見過好幾次面了,如同看到老朋友般,一見到胡德夫,周美青就熱情地伸開雙手要擁抱胡德夫。胡德夫卻有點驚慌,退了幾步說:「您的先生最近都一直在抱怨我。」原來是就任總統之後,國民黨選戰屢戰屢敗的馬英九在年初的立委補選又敗了,泛藍鐵票倉的台東也失去了,馬英九每見到胡德夫總會半開玩笑地「責怪」胡德夫:「都是你去幫賴坤成(民進黨籍)站台,害我被罵。」接連講了快十次,胡德夫心中難免有壓力。沒想到周美青一聽就輕拍胡德夫肩膀說:「民主選舉想支持誰就支持誰,馬英九上年紀了,比較會嘮叨,不要理他。」

 

拿捏分寸 絕不讓人閒言閒語

 

二○○九年年中,在ICBT基金會的頂樓,周美青邀請數十名原住民小朋友參觀原住民兒童畫展,有二十幾名來自各地的學童家長同行,突然,一位年輕的原住民擠到周美青身旁,要周美青在他的上衣簽名,國安特勤臉色大變,周美青馬上向他們揮揮手要他們別過度反應,拿起筆就簽了下去。

 

沒想到這位原住民卻說:「這樣我回去就可以上網拍賣了。」周美青當場愣住,有隨員向她解釋「網拍」是怎麼一回事,聽完之後,周美青哈哈大笑說「沒想到這樣子也可以幫助原住民」,她清一清喉嚨,大聲拍手要現場所有人靠到她身邊,先是勉勵所有小朋友要記得對家長感恩後,要隨員去拿不褪色簽字筆,幫著所有的原住民簽名,上衣、帽子、手機、背包……。大排長龍的隊伍,周美青不厭其煩地讓到場的原住民都可以得到「網拍精品」。台北媒體喜愛稱周美青是「酷酷嫂」,馬英九團隊慣稱她是「馬嫂」,總是一副難以親近的形容辭;在原鄉,周美青卻是一個爽朗親和的「美青姊姊」。「美青姊姊」的暱稱,對周美青來說卻是得來不易。二○○七年初,馬英九宣布參選總統,聲勢扶搖直上。當年四月時,在美國留學時和周美青同住在波士頓一帶的姐妹淘們,依例一年一度在舊中華商場聚餐時,老朋友們就問過周美青,如果馬英九當選,會不會辭去工作?周美青當時答得很輕易:「沒問題,我不會讓別人來閒言閒語。」

 

匿名捐助 輕車簡從深入偏鄉

 

二○○八年,馬英九果然當選,周美青要不要辭工作竟一度是熱門話題,辭了之後要幹什麼?周美青進退兩難。終於辭去工作,又不喜參與官式活動,兩個女兒都赴美留學了,雖然聽聽古典音樂、看看藝文典籍、上網找資料可以打發歲月,並不是「一盞燈、一條狗、和一個人的晚餐」官邸歲月,周美青難免寂寥。機緣巧合,她參加了洪蘭女士的讀書會,透過洪蘭與馮燕,她開始認識了一些長期扶助原住民教育的團體。二○○八年十月間,屏東三地門青山國小校長林季福與教導主任伍麗華(現已任泰武國小校長)非常地煩惱。青山國小獲得南區原住民歌舞劇競賽冠軍,將在十二月間北上參加總決賽,演出部落遷移史故事,除要延請專業老師指導,還得製作服裝道具,算下來得要花十萬元,「這對一個小學校,是很大的數目,」校長林季福頭疼著「要上那兒籌錢?」某一天的下午,林季福辦公室電話響了起起來,林季福不巧外出,電話轉到伍麗華桌上,電話的那頭,一位女士表明有意願協助,並很詳細地詢問學校歌舞劇團未來計畫。伍麗華和電話那方的女士談得津津有味,有近半小時之久,在結束談話前,伍麗華才想到還不知對方名字,以及要如何聯絡,「請問貴姓?」電話那頭突然沉寂了,好半晌無聲,終於,傳來怯生生的輕幽:「我姓周。」「那我可以稱呼妳『周小姐』嗎?」伍麗華接著如此詢問。「可以!可以!太好了!」電話那方竟傳來如釋重負又爽朗的大笑聲音。林季福和伍麗華也沒想太多,忙著寫計畫給「周小姐」。數天後,林季福北上與長期協助青山國小的台北友人聯繫,聊起有位「周小姐」來電,台北友人立刻板起臉,嚴肅地對林季福說:「你知道這位周小姐是誰?周小姐就是周美青,總統夫人!」林季福當場大驚說:「差點沒暈過去,」林季福事後總愛向友人描述:「從沒有想過會接到總統夫人親自打來的電話!」之後,周美青真的是往雲裡去、向霧裡走,她輕車簡從,來無影,去無蹤,奔馳在台灣最深邃的山野、最偏遠的海濱,她是一個存在於荒野中的第一夫人。周美青不想祇是「贊助」原住民,她更希望能讓原住民有更寬廣的視野,對生命有更高遠的想望。

 

悄悄入場 鎂光燈留給孩子們

 

祇要台北有好的科學展覽、藝文表演,周美青都想要邀請一

 

 

 

些原住民的小朋友來台北觀賞,周美青都親自全程相陪,更堅持要自己當「解說員」。但是,她哪能懂得那麼多?於是,周美青又忙著自己上網找資料,打電話詢問相關專家,

 

 

 

漸漸地,周美青又踏入了文化圈與藝文圈,生活的圈子愈來愈充實,也愈來愈忙碌。當然,她根本不是「一個人、一盞燈、一條狗」的在過日子,她的行程有時比馬英九還忙,常常是早已經排滿了好幾個月。問題仍在,身分的尷尬怎麼解決呢?終於,周美青找到了「美青姊姊」的定位。這是一個意外。那是在東元科技文教基金會在中油大樓國光廳舉辦年度東元獎頒獎典禮,當蒞臨頒完獎的副總統蕭萬長,在大陣仗隨扈簇擁下風風光光地離開會場,主辦單位忙著恭送副總統,也忙著準備下半場的來自各地原住民兒童歌謠舞蹈表演活動,忙亂之際,一位很特別的來賓靜悄悄地步入會場大廳,她並沒有驚動眾人,連東元文教基金會的董事們,以及現場數百位的賓客,都不知道有位貴客來了。俐落短髮、牛仔褲、平底鞋,一樣的低調素樸,周美青輕巧地走進大廳,眼尖、身著排灣族服飾的屏東泰武國小的小朋友們看到了她,一擁而上圍著她,周美青蹲下身來,抱著一個小女孩,邊叫著孩子名字,邊捏起孩子的臉頰說,「妳不乖,變瘦了,都沒好好吃飯!」放下小女孩,周美青又拉著兩個小男生到身邊,悄悄地在他們耳邊說話,兩個小男孩被逗得笑得好開心,周美青跟孩子們永遠很熟稔,她很愛孩子,孩子也很喜歡她。表演會場的燈光全暗了下來後,周美青才快步地入座,她不願讓其他賓客注意到她;她不坐第一排的貴賓席上,低著腰,悄悄地鑽到人群中,與中央大學教授洪蘭、台大教學長馮燕一起坐在第四排中間位置,隱身在眾多觀眾之中,坐在二、三排的來賓,根本不知道後面坐著「老闆娘」;節目表演中,主辦單位一再邀請「很特別的周小姐」上台說幾句話,周美青都低著頭不回應,她祇想默默凝視台上的孩子們,直到最後一刻。

 

變身姊姊 馬總統成了馬大哥

 

節目結束後,周美青依然低調坐著,等到所有「貴賓」都離開之後,周美青才上到舞台上,親切地和小朋友們打招呼與合照,她不改「敏銳和體貼」的特質,注意到每一個角落,絕不冷落每一個來自偏遠地方的朋友。有一個原住民小學校長想到了「機會教育」,把小朋友召集起來,要小朋友向「周阿姨」道謝,一個義工不經意的一句:「對美女不能叫阿姨,要叫姊姊。」小朋友們放大嗓門大喊著「謝謝美青姊姊」,周美青原本反應不過來,轉頭茫然四望,突然像個小女孩般的燦爛歡笑,台上數百個原住民,不分老少都感染到她的意外與喜悅,此起彼落的「美青姊姊」喊了足足十來分鐘。從此,「美青姊姊」成了周美青最喜愛也最自在的稱呼,她不再是「第一夫人」,不是「馬嫂」、也不再是「酷酷嫂」。在偏鄉中,馬英九也被「降級」了,他變成是「美青姊姊家的那一個馬大哥」。

 

耆老吟唱 八部合音感人落淚

 

大家都不想讓周美青為難,從來不想在周美青面前提到「馬大哥」,有趣的是,周美青常常會聽到許多弱勢民眾與藝文團體的需求,她也從來不提「政府可以幫忙什麼」,永遠都祇是「我可以做些什麼嗎?」周美青不改她曾向姐妹淘承諾過的「不讓人說閒話。」因此,才曾有一位布農族的長老當著周美青的面說:「我不會把票投給馬大哥,但是我永遠支持著『美青姊姊』。」這種感染是超越世俗的,二○一一年三月底,周美青到信義鄉為小朋友說故事,太偏遠了,周美青無法當天趕回台北,地方耆老替她安排在新鄉住民宿,這個民宿是民進黨時代前原民會主委尤哈尼開的,「深入敵營」?國安特勤個個面有難色,沒想到周美青竟不以為意,尤哈尼的太太也不以為意,兩人還暢談甚歡。這是在三月二十五日傍晚,群山環繞的羅娜部落彌漫著濃霧,天空中飄著細雨,二十多個羅娜部落耆老,慎重地穿上布農傳統服飾,排成祭禮的隊形,女人圍繞著男人,男人們形成更緊密的圓圈,雙手交叉置於背後,他們肅敬而莊重,在雨中靜靜地等待…… 二十分鐘過去了,霧中傳來人群走動聲音,不時還夾雜著族人喊叫聲:「美青姊姊,我愛你!」美青姊姊踏入部落裡這一小小角落,耆老們很有默契地吟唱起布農族的(祈禱小米豐收歌),即外界稱之布農族八部合音。

 

低音漸高,每個耆老將自己虔誠之音漸融合成大和聲,創造出天地間最和諧的和聲,細雨紛飛之中,更顯神聖而虔敬,震撼了在場所有人,眾人眼淚奪眶而出。深受感動的美青姊姊,竟提前下車,不撐傘冒著雨走向耆老,她一一和每位耆老握手致意,一輩子生活在山上、甚少離開部落的耆老們,沒想到在有生之年,傳說中的「美青姊姊」竟親自來到偏遠的山區,如平民般地站在他們眼前,和他們一起駐立在雨中,聆聽最虔誠的和聲、聆聽他們的歌。

 

好好活著 布農族對她的祝福

 

兩天一夜後,依依不捨中,周美青要離去時,原鄉眾人中傳出布農族人在道別時會說的:Uninang、Mihomisang! 美青姊姊對這兩句布農話好奇了起來,她停下腳步深究起其中涵意。長老連忙解釋,「Mihomisang」是「請你好好活著、繼續呼吸」的意思,當布農族老人家問起「Mihomisang」、「你還活著啊!」是布農族最具敬意的問候,老人意思是,「你還活著啊!請你好好繼續活著!」在道別時說「Mihomisang」,也有「一路走好,小心路上,健康平安」之意。 美青姊姊領會著布農族的好意,也向眾人不斷揮手說:Uninang、Mihomisang!帶著微笑離去,她早就不是依附著政治的「第一夫人」,而是以「美青姊姊」的自在與自信,帶領著最不被注意到角落的人群「Uninang、Mihomisang!」

 

, , , , ,

Posted by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