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龍星:傷口,也可以打開你的療愈力

它受過創傷,卻成了醫生

詳盡都在→2月運勢懶人包
2021王崇禮祈福生肖農民曆
優惠價網址︰→→博客來
2021王崇禮.jpg
於1977年被發現的凱龍星位於土星與天王星的軌道之間,彷彿已知世界與未知世界之間的門戶鑰匙,是意識的成長與擴張。

它是孤獨的流浪者——凱龍的位置、大小、軌道都堪稱奇葩。要視為小行星太大,作為行星它又太小,於是天文學家們創造了“類行星”這個新詞,從名字上就充滿了無歸屬的孤獨感。

它也是受傷的醫者——神話中的半人馬凱龍出生就遭遇被母親嫌棄醜陋、遺棄流放的傷痛。

當凱龍從自己的原始創傷中走出,轉而自愈愈他成為人神敬重的導師與醫者,又被無常之箭所擊中——他的學生用塗了劇毒的箭誤傷了他,儘管凱龍作為神可以永生不死,卻也日復一日地被疼痛折磨。

原諒不能改變過去,但它可以擴展未來。——保羅·波希

在占星學中,凱龍以“背負創傷的療癒者”的含義,為占星師們打開了洞悉人核心創傷及相關心靈議題的門戶。

 

創傷,可以被超越

凱龍星,象徵著那些我們生命中難以療癒的創傷。創傷可能始於心靈創傷而顯現在肉體,也可能始於身體缺陷而灼傷心靈。這種傷痕,就像心靈深處一塊無法治癒的皮膚,我們忍受創痛,也無可奈何。

如果無法從痛苦中釋懷,那麼凱龍所在的位置(星座/宮位/相位)便昭示著創傷。凱龍宮位的位置,很大程度上將揭露我們在生命中哪些領域經歷創傷。

占星師理查·諾利提出過“凱龍的洞穴”的概念,取名為“凱龍宮”,以形容那些我們在生命中感覺受傷、想要隱藏起來,或感到“格格不入”的地方。

凱龍所在星座的位置,則揭露我們如何對創傷作出反應,又會在傷痕上覆蓋怎樣的“膏藥”(即我們以何種方式粉飾、逃避創傷),而在行運觸發時,體驗被“撕膏藥”的痛苦。

但凱龍所象徵之傷並非只是痛苦——在那其中也包覆著唯有苦過的人,才能嚐到的“甘”。

當我們可以根據自己凱龍的配置,對生命中的創傷形成更為聚焦的關注,並有意識地帶入療愈,我們或能打破受害者與加害者的牢籠,成為陽光下的療癒者。

就像歌手週深。凱龍星獅子座的他,早年經歷著被舞臺“質疑”、“拒絕”的經歷。甚至他自己也變得非常不自信,排斥自己的聲音。直到後來他在節目中漸漸打開自己、接納自己的獨特,他的聲音才成為了治癒無數心靈的純淨港灣。

當我們能超越創傷而不沉溺其中,傷口便不再只是讓我們受難的傷口,而是能讓我們變得更加聰慧的內在導師,為我們指引獨一無二的療愈天賦。

 

療愈,是一種平凡需求

療愈這個詞,經常被解讀為一個充滿玄學味道的抽象概念。但我覺得,它其實只是我們在許多層次上無法忽視的實際需要。就像當一個人身體上的痛苦來臨,我們不管是調整生活方式還是求醫治療,都是一種正常平凡的需求,不是只有“意志軟弱的人”才會需要。

關於療癒的含義,我比較喜歡中醫的說法——“調常”。我們不是為了和痛苦一直對打而療,也不是為了頭頂升起療癒的聖光,只是想要回歸安然平常。比如一個人可能因在群體中經歷創傷而變得孤獨疏離,若他能真正意義上重拾內心的安寧與群體的健康聯結,這就是療愈。

這也有點像《凱龍星》的作者,占星家梅蘭妮·萊因哈特所提出的、凱龍能量本質與《易經》中泰卦的共振——平安順利,平靜安詳。

我認為,凱龍所象徵的自愈愈他,其實就是很平實樸素的,並非聖人專屬的偉事,甚至很多時候充滿了平凡的孤獨。一個人自愈愈他,不必為人所歌頌,也不是為了被誰景仰,只是想要自救並基於真情實感回應他人。

凱龍星被發現時,在星圖中正落在以務實聞名的金牛座,以及視野、啟迪與超越的第九宮。彷彿在提醒著我們,在面對傷痕時,試著去看到生命中那些可以幫助我們療愈自己的資源與引導(金牛),真正意義上地實現自我負責,繼而能夠引導他人(9宮) 。

 

凱龍星如何給你帶來療愈?

療愈,從哪裡開始?

神話中的凱龍,從一個被父母遺棄、非人也非神的孤獨流浪者,成長為一個醫者、哲學家,眾多神話英雄的師長——這一路,太陽神阿波羅的收養和教導是不可忽視的一部分。阿波羅教導他音樂、占卜、詩歌和醫藥,使凱龍真正具備自愈愈他的能力。

但神話中沒有提及的部分是,凱龍自己是如何應對和看待生命中的創傷的。似乎缺了那麼一個契機,去解釋凱龍如何願意從自己的傷痛中走出,將生命燃作療愈之火點亮他人。換句話說,凱龍為什麼會開始療愈?

儘管故事主線並未描述凱龍如何回應自己生命中的“靈魂暗夜”,當揭開他神靈的外衣,看見裡面一個生而“低劣”、被至親遺棄流放的半人馬孩子,我覺得那並不輕鬆,甚至沾滿了人性的泥濘。也讓我想帶著凱龍的故事回到一個關於受傷之人的原點,而非超脫成聖的終點。

 

療愈,從何開始?當同理心生起,傷痛有了力量

最近我恰好回顧了《我不是藥神》這個電影,發現了一些初看時忽略過去的東西。故事的一開始,徐崢飾演的主角程勇,和“光環”是不搭邊的。他是個賣神油的家暴男,會為生計窩囊狼狽,生活看起來充滿“傷痕與不堪”。

(電影簡介:印度神油店老闆,程勇日子過得窩囊。失婚失意,老父病危,手術費籌不齊。一日,店裡來了位白血病患者,求他從印度帶回仿製藥,讓買不起天價正版藥的患者有“救命藥“吃。一開始程勇沒答應走私。但當他真切地被白血病人觸動時,他哪怕有牢獄危險,也要盡力幫大家帶藥。)

可之後,他卻從賣神油的,轉變為白血病人鋌而走險,成為走私特效藥的“藥神”。

程勇的轉變,起始於他的白血病朋友帶給他的觸動。他去醫院看望病情惡化的朋友,在病房外,他聽見朋友清創時痛苦的慘叫,朋友的妻子坐在一旁的陰影中,麻木絕望。

後來朋友的追悼會上,痛悔的程勇經過樓梯上排著長長隊伍的白血病人們,背後的小屋如受難者的殿堂。一個個曾經鮮活的生命,不知何時也將像朋友般被死亡吞噬。

程勇轉變了。沒有神的光環,生而平凡,卻肩起了“藥神”的擔子,放下了“獨善其身”,開始做起從前的他無法想像的無私之事。

那一刻我意識到,傷痛本身並不讓人擁有力量、拓展意識,但同理心會。

凱龍式的療愈、自愈愈他生髮於這樣一顆心——因我們是有情眾生,有肉體的傷痛也有心靈的悲傷,所以願懷著不忍傷痛發生的悲憫而活,而將這種意志付諸於行。

 

真實地感受,卻在開啟療愈

根據當年《不起訴決定書》中的資訊,《我不是藥神》主角的原型陸勇先生也是凱龍星白羊的配置。只不過和電影不同,現實中的他也是白血病人,先為自救、後為救人而推廣仿製藥。他體驗了生命的脆弱,便帶領更多人一起為活著而奮起。

我也突然明白,對凱龍而言,自愈愈他或許並不需要更多的理由和契機了。在他與生俱來的孤獨與痛苦之中,在他永遠無法療愈而飽受折磨的創傷之中——療愈,便從那真切的感受中自然開始。

可能在他靈魂暗夜的歲月裡,也曾像我們每一個平凡的人類一樣,在黑暗中面對苦澀,自我拉扯。但最終在照看自己傷痕的過程中,看見了一把使自愈愈他二者相融的鑰匙——同理心,從而開啟了這一場療愈之旅。

在我們的星盤中,凱龍常常也代表著那些我們得到精神導師指引之所。受傷的年幼凱龍被太陽神阿波羅收養,現在看來,倒是一個充滿希望也充滿堅強信念的象徵。

在無法成為太陽的日子裡,我們可以選擇親近太陽,成為太陽的弟子,學習與那純粹光芒有關的一切事物——或許50.7年時,當我們迎來星盤上凱龍的回歸,我們會發現自己也成為了太陽般照亮他人的智哲,從隱忍傷痕的黑暗中,終窺見天命之光。

 

凱龍星的獨特療愈:和痛苦站在一起

你們的痛苦是那破殼而出的悟性。——紀伯倫《先知》

 

和土冥不同的痛

在占星學中,土星之苦是令人承受挫折後成熟的苦難,冥王之苦是令人向死而生、毀滅重建的苦痛,而凱龍之苦不同於前兩者,是我們有時候不得不孤獨背負的殘缺、不得不臣服接受的苦熬。

就像有些人生之苦並無解藥,唯有學習暫時與毒共存,帶毒前行。或許是原生家庭的破碎,先天後天身體的缺陷,被暴力對待、為群體排斥的孤獨恐懼……不可抗之傷很多情況下並非個人能力、努力能左右。

凱龍星,作為土星和天王星之間的橋樑,承載著我們生命基石與更高意識/舊有秩序與新興改變整合過程中浮現的痛苦。如離群索居的半人馬,在人性與獸慾、靈性與本能的衝突與決裂之中,尋求和解與癒合。

儘管如此,這樣的痛苦並非沒有意義——它能極大程度地陶冶我們對人性的理解,幫助我們在這過程中收回高貴與卑劣的投射,燃理性之火驅散矇昧,也飲共情之水灌溉和平,終煉就一個“為人也為神”的智慧醫者。

 

真痛過的人,會懂

療愈中所需的、那如同看護照料傷患的溫柔之心,便起始於這些,讓我們感到軟弱無力的痛苦創傷。

若真正體驗了背負傷痕的辛苦,我們就不會站在痛苦之外說教他人,轉而看向那些真真切切的事。是一個沉默的“懂”字,真切地呵護、希望傷痛得以痊癒,勝過無數居高臨下、轉身即離的同情。

如同神話中凱龍與普羅米修斯的“自他相換”,當普羅米修斯因盜火而被宙斯懲罰、日日承受被啄肝之痛,凱龍向宙斯申請代替普羅米修斯受難而死,也因此徹底解離了不可療愈之痛,升為夜空中的射手座。

在凱龍所達成的療愈中,我們不再拉扯人性與獸慾/靈性與本能種種兩極,而將它們整合為一。看見在痛苦中,我們都是一樣的脆弱。在一個人的痛苦中,我們相聚在一起。

 

凱龍的療愈禮物

當我們通過了凱龍療愈之旅的試煉,禮物也隨之而來——這些禮物,便是我們在經歷創傷之苦後,嚐到的回甘。

當我們在痛苦中發展出對別人和對自己的同理心、實現意識的轉化,便可能在療愈他人的時候,也體驗到自己被深深療癒的感動。這時候,我們可以解離“帶毒生存”的輪迴困境,終成為一個凱龍星般令人尊敬的“醫者”、導師。

或者至少,我們因為承接創傷之苦,擁有了更加從容面對生命傷痛的意志,在難解的心結中,終於懂得了放下和闊達。

不過療愈雖“好”,我還是想說——當你感到疼痛的時候,不要勉強自己“強行療愈”,更不要裝作被療愈。接納是一種溫柔的事。當你痛苦執著的時候,有時候允許自己像受傷的半人馬,摸索前行吧,請給自己時間。

有用的不是概念和理論上的考量,是誠心而且真誠地面對自己。——凱龍星專家梅蘭妮·萊因哈特

有時候面對凱龍般深層的傷痛感,我們可能會因為太渴望療愈,而太過用力。因為太想要從痛苦中解脫,反而會一味地抗拒痛苦的感受、和痛苦打架。這時候,我們也許忽略了在內在本有的自由。

所以,也別太執著療愈“應該怎麼樣”,看向自己現實的真實感受、傾聽別人的需要。你會被一種自然而然的“療愈禮物”所驚喜。那時候,解脫會是由內而外的喜悅。

在寫凱龍星這篇文章時,我對一句話突然有了更深的感觸——哥多林前書中的“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凱龍星療愈指南

療愈通用指南

在這裡推薦一些有助於凱龍式療癒的方法/方式/工具,幫助我們更好地運用同理心這把鑰匙,打開自愈愈他的療愈之旅。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選擇喜歡、合適的。

在生活工作中,運用你的同理心

關於這點,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在《刷新》中對同理心的強調貫穿全書,也讓我很受啟發。薩提亞把同理心作為他管理和創新的根基,並在書中談到同理心在未來人類與人工智慧的世界中有著怎樣稀缺的價值。我認為,積極運用同理心力量,並將其付諸行動,也是整合陰陽能量的過程。

帶著同理心,你珍視什麼、就給出什麼

在這裡不是說如果我有珍貴的“家當”,我就要去給出它。如果我們還沒有療愈自己,我認為有時候人未必知道對自己而言最珍貴的是什麼。

先把最珍貴的東西給到自己,那時可能就能看見,自己生命存在中的“珍貴”對他人而言有著怎樣的價值和意義。如果“給出”這個動作使施與受的雙方都能感受到療愈或解脫,那麼這便是一個懷有同理心的“給出”了。

 

自他交換法

(也稱作施受法)

在這裡推薦佩瑪·丘卓的《轉逆境為喜悅》,第九章是講它的內容。練習施受法可以幫助我們放下對己的執著而開始關懷他人。透過一呼一吸我們練習接納自己抗拒的事物、感受卡住的情緒,進一步敞開自己的心胸,釋放出喜悅與平等心。

聆聽自己、聆聽他人和世界

關於聆聽,我很喜歡《共創式教練》中的三層次聆聽模型,大家在生活中完全可以和朋友一起練習第二層和第三層的傾聽,有意識地覺察自己什麼時候又返回了自我中心的狀態。

 

12星座療愈力指南

白羊座凱龍星

凱龍1宮參考

寫這段的時候,我的腦海中蹦出汪峰《存在》的旋律,以及那句嘶吼的“我該如何存在”(他還真是個凱龍白羊)。我想凱龍白羊或一宮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在生命的某個節點問自己“我活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好嗎?”,並去用思考、行動尋找那個答案。

在這個位置,生命的脆弱感變得更加深刻。我們可能覺得自己動輒得咎,或者在這個世界有一種“寄人籬下”的無歸屬感。

但也正因如此,當我們超越這種“我在這個世界上可有可無”的失落創傷,給自己一個斬釘截鐵的“我存在,不需要任何人的首肯”,我們也能成為擅長給他人賦能的人——因為懂得存在的脆弱,無力的軟弱,所以從中升起充滿同理心的領導力。幫助那些曾和自己一樣質疑自己存在意義、經歷過自我意志癱瘓的人重拾存在的勇氣。

著名作家史鐵生的凱龍星落在射手座第一宮,患有先天性脊椎裂的他在輪椅上度過數十年,在30歲時就重病纏身被醫生告知沒有幾年可活。在生命“倒計時”中,將生的意志付諸與寫作、利用一切僅剩的時間創作。

充滿哲思的文字裡包含生命的重量,在《病隙碎筆》中有一句令我感慨甚深的話:“信心,既然不需要事先的許諾,自然也就不必有事後的恭維,它的恩惠唯在渡涉苦難的時候可以領受。”

 

金牛座凱龍星

凱龍2宮參考

凱龍星落在這個配置,我們可能會感覺到價值感、安全感的缺失,彷彿周圍都是金黃的麥田,只有自己的土壤貧瘠、空空如也。為此我們可能會緊緊抓住那些讓我們感覺更有價值的東西,不管是金錢還是關係。但這種“缺失”究竟是實際的情況,還是我們主觀感受上過分誇大、延續了曾經的創傷感,是值得省思的。

影星瑪莉蓮·夢露的凱龍星落在金牛座,這位世紀美人從小在福利院和寄養家庭長大,因經歷過顛沛流離、被遺棄而缺乏安全感——終其一生想要讓自己值得被愛,卻在失敗的婚姻和事業起伏中不斷失去自信。這個配置還會讓我想到《甄嬛傳》裡的安陵容,以及她那句“原是我不配”。

但實際上真的是我們“不配”嗎?當我們能看見那個關於價值感、關於“我擁有”的原始傷痕,並與它和解,可能反而會成為眾人眼中那個富有資源也善於管理資源的存在。開個腦洞來說,如果安陵容能看見她自己的多才多藝、將建立在貧瘠土壤的人生開墾至此,便不必再辛苦地藉由他人證明自己的重要性,而能與他人分享“從無到有”的自信。

 

雙子座凱龍星

凱龍3宮參考

在這個位置的凱龍星可能昭示著我們在心智層面的不自信,覺得自己可能理不清、想不通,道不明。又或者反之,我們在心智層面堆積了太多東西,急需理出一個能整合一切的系統將噪音中和,安心釋放出去。總之,如何表達自己,是這個配置的重要功課。

可能曾經我們在想要表達自己時,有過一些令我們感覺受傷的負面體驗。但我們需要學會療愈自己這台“收音機”,不去恐懼裡面發出的真實聲音可能是“錯誤的”、“不正確的”而讓自己的心智通道蒙上羞愧、脆弱的閃躲,去勇敢清晰地發聲,在自己真實誠懇的表達中體驗坦蕩的自信。

開放、敞開,循循善誘的導師、語言文字的療愈力量是我能想到的凱龍星雙子或三宮人能收穫的療愈天賦禮物。因為懂得不能表達、不會表達的痛苦,便更加珍視暢所欲言、開放交流的體驗。這樣配置的人也可能擁有過人的直覺力,道出常人難道的東西。

春晚小品中被調侃的“話療”,在這個配置的人面前可能不再是一種玩笑。當我們能夠將同理心與自己的心智力量結合,語言表達這把雙刃劍也可成為啟人心智、愈人心靈的靈機之光。

 

巨蟹座凱龍星

凱龍4宮參考

原生家庭層面的自愈愈他是這個配置的主要議題,對理想的父母和家的追尋可能會是這種配置的表現模式。我們或許深刻體驗過不被滋養、愛護和接納的創傷,總覺得自己無依無靠、缺乏溫柔堅定的支撐。甚至體會到父母的“無能”,而不得不“拎著自己的頭髮長高”般成為自己的父母。

在凱龍落巨蟹或落四宮時,自愛自強可以是自愈愈他之前的驛站。孕育自己內心深處的根,真正看見自愛在自己生命中無可替代的力量,將幫助我們療愈過往累積的情緒創傷。當我們體驗過了被柔軟內心被傷害、忽視的細膩痛苦,我們可能更容易感知到他人的內心並與他人產生共情。

就像一個曾經站在黑暗中的內在小孩,在摸爬滾打尋找光明的路上,終於看見了自己即是光明。凱龍星落巨蟹/四宮的療癒者也可用自己內心最柔軟的部分,與他人的內心產生鏈接,讓一個孩子握住黑暗中另一個孩子的手,引導他走出脆弱、看見溫柔光芒。

 

獅子座凱龍星

凱龍5宮參考

凱龍落獅子座或第五宮,可能意味著我們在“做自己”這一層面曾體驗過創傷。可能因感受過“如果表現了本來的自己,就會遭遇嘲笑和打壓”,而選擇在後來的人生中迴避自己的獨一無二性,成為他人光芒下的影子。

這個配置還可能會讓盤主在藝術創作等領域經歷創傷感。我有位凱龍獅子客戶是藝術工作者,但TA對自己的藝術創作感到不自信,在這層面充分體驗了“做自己”與“被他人接納、欣賞”之間矛盾的困惑與折磨。

就像尼采說,“每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這種凱龍配置的人可能會感受到這種對自己生命光源的“辜負感”,想要發光發熱,卻在生命舞臺上感到角色錯位或無人問津。而想要從中療愈,需要我們首先認清最核心的問題不在於我們的創作能力,不在於“做自己”的那個“怎麼做”,而是肯定那個“自己”——以此點燃生命的激情。

不在有關自我表現的事情上退縮,並開啟對己對人的同理心,將為凱龍獅子或五宮的人打開一條獨特的療愈路徑。或許是點燃他人的創意,或許是引導有創作才華的人發出自己的光——當我們能夠自愈光芒,並看見他人尚未點亮的心靈之火,走著走著,我們將發現自己的光是如此為他人所接受和需要。

 

處女座凱龍星

凱龍6宮參考

對凱龍落在處女或六宮的人來說,失序、失衡、失控的感受和經驗可能會成為創傷之源。如果說凱龍獅子/五宮的整體能量有點像是“失志”,我覺得凱龍處女或六宮可以被形容為“失常”。這種“常”,是健康的常,平衡有道的常。比如可能童年時期的環境帶給我們混亂、震蕩的感受,使我們很難消化適應改變,失去了那種天然的柔軟。

這個配置下我們可能加倍看重健康,從事一些幫助人們“調常”的事業(比如瑜伽、中醫等),反之我們或許在生活中“失常”,比如睡眠飲食不規律、不健康,神經紊亂。還有種可能是,我們過於以紀律來控制和約束自己,追求完美的理想狀態到有些暴力的程度——並非調整和療愈自己,而要剪除所有我們認為不甚完美的部分。

這個配置需要我們看見的是,並非所有傷口都能靠努力控製而癒合。作為醫者有能醫和不能醫,作為人有可掌控和不能掌控,接受和學習生命自己的自然流動、放過也容納自己的不完美。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站在平等的位置去接納、服務同樣不完美的他人的傷痕。當我們學會瞭如何療愈自己之“常”,所到之處也能為他人帶來秩序與平和的“歸常”。

 

天秤座凱龍星

凱龍7宮參考

這是一處有關“他者”的創傷。可能是童年時對我們重要的父母,可能是長大後我們不願失去的關係。被遺棄的失落與恐懼驅使我們為自己系上名為承諾的繃帶,或者因為害怕衝突、逃避自我中的不和諧音而活成“虛假的天使”。

在關係中,我們有可能變成受害者、加害者甚至拯救者,讓他人代替自己出演那些我們不願看見的影子,最終在失落的創傷中意識到——我們需要返回完整的自己,讓天使與惡魔在自己之內和解,以真性情看待關係中的和平。

有這樣配置的人,非常需要學習以“不含敵意的堅決” 在關係中活出自己,也警惕將另一方擺在對立面來維護自己的“無缺之美”。

當我們不再對某個人、某個環境患得患失,帶著“失去你我就失去了全世界”的創傷度日,我們可能會變成一個極善與人“共舞”的人。我們可以自己活得真實自然,也懂得如何牽起他人的手,邀他們進入一段沒有角色設定的關係或合作。

當這共舞中沒有人是拼湊另一半完整的工具人,即使笨拙也帶著真實療癒的溫暖。

 

天蠍座凱龍星

凱龍8宮參考

當凱龍星落在天蠍座或八宮,我們可能在生命早期的時候經歷了與他人在深入緊密聯結上的匱乏或失落,或者感覺自己的生命從一個不見陽光處成長起來、孤立無援,比如可能父母親眷支持、指導不到自己,比起能夠被人照顧的孩子,必須要自給自足、自我拉扯。

而這個配置的人經常也是能把他人照顧得很好的人,也由此讓人覺得心疼,因為他自己可能更需要被好好支援和照顧。

還有可能的情況是,這個配置讓我們對死亡、以及那些他人避諱碰觸的生命陰暗面有更加深刻的體會。凱龍天蠍/八宮人可能不由自主地被黑暗吸引,比如去關註一些深刻的社會話題或思考生死。由此而生的“哀情”無疑是沉重的,若沉湎其中,它將為我們的生命蒙上一層陰鬱的色彩。

但也因為深刻地思考過死亡,我們可以選擇更加明亮地活著,深入生命的核心。他人也會因你的情感深度、對生命中黑暗的深刻理解而自然地信任你。凱龍的傷痕將成為我們深層轉變的推手,也攜更多人穿越黑夜、走向黎明。

 

射手座凱龍星

凱龍9宮參考

在此配置下,我們可能會不由自主地追求一種意義、哲學,宗教層面的“萬能藥”,那個“解答一切的答案”。

我們可能在人生早期受到家庭和成長環境的影響,而去接受某種視角詮釋的宇宙人生。比如可能父母是某種宗教的信徒、對某種理念篤信無疑,自己卻不能照盤接受,轉而去尋找個人性的答案。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可能鼓吹過某種信仰的氣球,將所有意義加註其上,卻在某個節點體驗了它的破裂。學習與失望和悲觀的感受和解是這個配置的重要功課——如果不停超越、不斷追尋的驅力並未給我們帶來解脫的自由,反而讓我們像脫韁野馬一樣狂熱執著於某個方向、卻不見束縛在身的韁繩,我們或將在鬆弛下來時體驗到它帶來的傷痕。

獲得真正的樂觀開放與自由是這個配置想帶給我們的療愈禮物。當我們能夠放下教條的韁繩,不再駕馭自己獻身於什麼,我們或能看見溫暖自由的火焰從我們之內自在升起,也帶給他人信心與鼓舞。

 

摩羯座凱龍星

凱龍10宮參考

當凱龍星落摩羯或十宮,我們可能會感受到一種個人本質與社會身份的錯位。比如說我們可能感覺自己很難明確在社會上的位置,或者站在一個看上去光鮮亮麗的位置上卻感覺不到真正的成功。對努力的意義和責任的失望可能是這個配置陰影的表現形式,或者在職業生涯中經歷失落、名譽上的創傷。

我有位凱龍落十宮的客戶在事業上十分被動,TA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在行業中的位置,雖然從自身實力上來說確實具備很高的水準,卻始終遊離主流之外“閃耀”顯得格格不入。對於自己的事業,TA經常表露出一種“懷才不遇”的感慨,對行業中的權威、功成名就者有隱藏的抵抗心理。

但其實有的時候,這個配置的人未必真的就被外部環境所限製而不能成功,很多情況是在心理層面的自我設限/缺乏責任感,或者因為過度追求父母、權威的認同而迷失了自己。當放下對外部權威認可或表面成功的追求,讓內在真實的自己和社會身份可以達成和解,凱龍摩羯/十宮人或可自然地散發權威感,也實現自我認同的成功。

 

水瓶座凱龍星

凱龍11宮參考

當凱龍落在這個位置,我們可能會在理念/理想,友情/團體的領域經歷打擊或創傷,比如感覺很難融入圈子、難保持友情。另外因凱龍星位於土星和天王星之間,水瓶座又被這二者共管,有的時候這個配置的特質會有對其中之一的傾向性(或交纏在一起)。比如說土星特質更重些的時候,可能我們在友誼/團體中會有更加沉重、被規則壓制的體驗。

當天王星色彩更濃厚的時候,可能我們會感覺自己於團體或這個時代很抽離跳脫,無法讓自己認同的一些集體理念或者對這個社會的批判思想與外界達成和解,需要警惕把自己綁在無法實現的遠大理想的石柱上,為了標新立異而去和人群對立。

當我們能將冷漠抽離之苦轉化為個人的獨一無二,並學習與集體合作,療愈或將開始。這個配置讓我想到項目小組中那些可以關注到個別人的邊緣化掉隊、伸手將他們拉進集體中的人。當自我和群體達成和解,合作與分享即是療癒的通道。

 

雙魚座凱龍星

凱龍12宮參考

當凱龍落雙魚或十二宮,我們可能有與生俱來的療愈天賦,以及深刻的對他人痛苦的理解甚至於慈悲。我所認識的凱龍雙魚/十二宮人大多有非常明顯的善良特質,有時候也會顯得自他界限不清,或因太能感受到他人的苦痛而淹溺了自己。

靈性直覺天賦可能會讓這樣配置的人主動成為療癒者,但也有可能因為太在乎圓滿無缺的合一感覺,而在經歷排斥後變得壓抑或透明、主動給自己的人生戴上鐐銬。這個配置的人還有可能陷入犧牲的議題,或者有種拯救者、聖母情懷,覺得自己要做為他人獻祭的羔羊。

一位凱龍落雙魚七宮的客戶,因為早期經歷被遺棄的創傷,在關係中一直很被動,在對方可能對自己有所隱瞞欺騙的情況下,還是隱藏自己的受傷感受,習慣以犧牲奉獻維繫關係。

凱龍雙魚/十二宮人需要認識到的是,就算不去做德行無缺的天使,我們也不必對任何人感到歉疚。將療愈天賦積極運用到日常現實中,讓詩意直觀和實用性能有所平衡。

    全站熱搜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