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幻覺

詳盡都在→1月運勢懶人包
陶文2021牛年開財運賺大錢
優惠價網址︰→→博客來
陶文.jpg
即將過去的2020年有個轟動開場,土星與冥王星相合,且一整年始終在容許度內(只有5月的兩週例外),土冥合最終在2020年12月26日擺脫容許度,算是徹底解體。這個星象像按下了業力重啟按鍵,一切粉碎,而與之相伴的,還有2020年先後發生三次的木冥合,又一個決定性的碰撞。在這樣的星象裡,我們得到了巨大的變革機遇,很可能成就一場偉大的變革。而2020年並不會安靜離場,就在12月,就在土冥合解體的迴聲中,我們迎來又一個厚重的合相。

 

2020年12月17日土星進入水瓶座,2020年12月19日木星進入水瓶座。2020年12月21日在水瓶座0°29′發生木土大合。

 

2020年12月21日也是北半球冬至,象徵著光的回歸。不僅如此,這天還有發生在白羊座0°春分點上的上弦月,又是個強力度數,充滿潛能和衝勁。還有一個像徵元素是,不管你是否有宗教信仰,可能所有人都知道東方三賢士的傳說(他們就是占星師!),他們追隨東方升起的伯利恆之星找到了聖嬰耶穌。無論伯利恆之星到底是不是爭議中的某次木土合,這個故事仍然深深嵌入集體意識之中。伴隨土木大合呈現的這一切象徵是在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一種光的回歸。

 

2020年9月17日,木星和土星就進入了合相容許度範圍,但木土合一直被冥王星的能量所包裹。2020年12月23日,木冥合才擺脫容許度、徹底解體。所以這次木土大合還浸染著冥王星的殘餘能量,加深和強化了我們對它的體驗。

 

從土像到風象

木土合一般20年左右發生一次,它們啟動一個新的合相週期時,社會也進入新的篇章。木星和土星被視為社會星體,它們在生盤的位置體現了我們如何從自己的個人世界連接到更大的世界。不過,2020年的木土合不僅打開新的社會章節,也打開了新的時代章節。1842年以來,木土合一直發生在土象星座,而這次木土合之後,它們接連發生在風象星座。

 

有個例外是,1980年的木土合發生在天秤座,讓我們初嘗未來的滋味,二十年後,2000年的木土合,我們找到新的連接方式,我們的科技世界爆發了。風象星座有關溝通、頭腦和智商。2000年的木土合發生在物質至上的金牛座,所以從那時到現在,我們見證了數字產業的起起落落。科技繼續快速發展,但一直是被積累更大財富所驅動。金錢物質成了主宰一切的神。這個網站、新手機、新筆電能讓我賺多少錢?中間一直缺少人類之間的聯繫,現在,一切改變了。

 

水瓶座的本質

水瓶座,最後一個風象星座,聯繫全球的11宮,古典主星土星、現代主星天王星。水瓶座是高階思維,天王星是水星的高階能量。在水瓶座,我們連接到神的思維,將宇宙資訊直接下載到頭腦。它無關感受,只是思維。它沒什麼直覺,而是靈光乍現的智識。

 

有些人努力想找到規律的土星與叛逆的水瓶座有什麼關係,我們的社會需要規則才可以保持正常的功能,同時也需要天王星代表的:表達自我和活出自我的自由。我用科學做個類比:天王星就是個瘋子天才,因為思維出格而偶然測試出瘋狂的理論。但科學需要土星,那種自願實驗、實驗、反復實驗以保障實驗結果的人。土星是方法、秩序、準備、謹慎。

 

水瓶座的能量被認為是冷酷、疏離、友善但有時冷漠的。讓我想到透明的玻璃,音叉發出的高音“叮”。水瓶座是清明透徹的,我們也可以看到土星怎樣和水瓶座這種精簡的、風象的特質聯繫在一起。如果水瓶座是一個房間,也許是個複式小公寓,白牆,極簡的傢俱,房頂是天窗,可以看到藍天。還讓我想到“冰島”。

 

每年的水瓶月是1月21日到2月21日,北半球冰天雪地。我們在水瓶月慶祝異教主義的聖布裡吉德節和基督教的聖燭節。古代和現代,這兩個節日都與清潔和淨化有關。聖布裡吉德節的意思是“在腹中”,是說這段時間地球正孕育出新的生命,雖然地面還覆蓋著冰雪。在聖燭節,蠟燭是為一年祝福的,再次指向“帶迴光”。據說也是這個時候,生下聖嬰的瑪利亞被允許回到教堂再次“淨化”。最後一個意思雖然令人不適,但我們很容易看出水瓶月與“淨化”概念的關聯,甚至可能是一種“回春”——有趣的是,前一個星座摩羯座有關老年。

 

水瓶座的符號是侍水人,水瓶座的英文單詞包括了水的單詞“aqua”。就是說,水瓶座不是沒有感受,而是包含了感受——侍水人,托著水——是承載、包含、有水的部分,但不被水淹沒。水瓶座明顯是理性的,另一面也是無情的冷。水瓶座還帶著電的特質,點亮刺激和靈感,或如果沒得到需要的東西,就“斷電”。不過,我們還是通過水瓶座的積極面找到了科學智慧,一窺更現代、更進步的前景。水瓶座的原生宮位是聯繫全球的11宮,掌管群體、網絡、朋友、更大的集體、社會、政治和人道主義。在這個位置,我們看向未來的希望,所以這個星座帶有明確的理想主義氣質。

 

與水瓶座相關的塔羅牌是星星牌,在這個畫面裡,我們看到侍水人傾倒兩罐水,一罐倒向地面,一罐倒向池塘,侍水人的姿勢是一腳在地、一腳在水。這是位赤裸的女性,我們再次想到淨化的概念,觸及情緒但不被情緒控制。幾十億英里遠的燦爛的星星永遠提醒我們,我們與宇宙有著更大的聯繫,但不是雙魚座那種天使、融合為一體——而是關於宇宙的奇蹟,和解答如下問題的衝動:“真的只有我們嗎?我們在這個宇宙是孤獨的嗎”?

太空、外星人和機器人

《X檔案》開播於1993年9月10日,土星在水瓶座。電影《超時空接觸》發行於1997年,說的是裘蒂·福斯特飾演的女主與外星人接觸,幫她建造了一台機器,帶她去外星,那時天王星和木星都在水瓶座,電影的故事主線之一:“那麼,如果宇宙只有我們,似乎太浪費整個太空了”。

 

水瓶座是騰空的火箭,每個科學家都為它貢獻了力量,是《危機邊緣》裡的沃爾特·畢肖普博士,是愛因斯坦,是卡爾·薩根——可能還是那個拿到的一切東西都用來實驗的瘋狂怪教授。《弗蘭肯斯坦》的作者瑪麗·雪萊的生盤上,冥王星與北交相合在水瓶座,冥王星在水瓶座最後一度。寫到這裡時我感到震驚,開始懷疑是否我的一些預言到2042年冥王星再次到達水瓶座29°時就會見證,到那時人類開始扮演上帝的角色了?埃隆·馬斯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的領袖,生盤上火星與北交相合在水瓶座。我猜想,今後幾年裡,我們將從他那裡聽說更多。我的很多太空領域預測都是按照已經創作出來的科幻小說去設想的,我也預測在我們進入這個水瓶時代後,將看到科學突破的爆發,機器的崛起。這背後是有意識的機器人嗎?很難講,但更智能的機器人會讓人類看起來像上帝,雖然機器人沒有靈魂。

 

巨石和集體意識

站在這個水瓶時代的邊緣,我當然沒錯過新聞裡各地發現巨石的故事,目前在猶他州、加州、羅馬尼亞、懷特島都有巨石出現。無論這是藝術家的概念裝置,還是一個全球笑話(都有點水瓶座的氣質,一種奇怪的幽默感),它的象徵性還是很迷人。這些巨石很可能來自《2001:太空漫遊》這部電影的概念。如果你沒看過那部電影(特別好看),可以看維基百科的解釋:“電影中,巨石似乎代表甚至觸發了人類進化史上的巨大變革,從類人猿進化到文明人,因此象徵人類的史詩” 。還記得特朗普上臺之前的新聞裡,人們紛紛看到各種嚇人的小丑。集體心理中突出了小丑的形象,是一種恐懼感。現在巨石的象徵出現,感覺我們不僅看到了巨大變革和文明進化的潛力,也說明我們有能力堅持下去。星星和水瓶座,讓我們前瞻思考,考慮我們正在創造的未來,這也是木土合水瓶的部分故事。

 

大業

我一直將木土合稱為“大業”。這時,我們啟動的一些東西為未來奠定基礎,適用於個人生活和集體兩個層面。土星的動作是收縮,木星的動作是擴張,木土都在水瓶座給我們不同的考驗、挑戰和機會,這一切有關於水瓶屬性。積極的角度看,木土可以順利合作,土星控制住木星的過度,而木星推動土星超越懷疑和限制。但木土合只延續到2021年2月,似乎我們迎來的也是一個決鬥的過程。

 

發明是水瓶座特質,木星帶來博學,看起來這段時間很可能有些偉大發現。這個搭配也指向更多的網絡課程,尤其是高等教育的。還指向溝通和聯繫的增多,但因為土星也在這裡,很可能這一切還是在疫情引發的“新常態”規則下進行的。

 

土星當然沒太多感情,水瓶座又有關距離(這個星座本身也在很遠的深空),我懷疑土星水瓶座期間會見到一些舊日方式的回歸。社交距離成了主流操作,不過,這裡我們的“大業”有關於開發(木星)整個社會(水瓶座)的穩定性(土星)。現在,我們是割裂的,氣氛中充滿憤怒和分裂。冥王星在摩羯座這些年,尤其是過去一年,真的暴露了資本主義的弱點,也曝光了各種有毒有害的行為。普遍存在的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還在不斷加劇。民主本身也受到威脅。土星在水瓶座推動我們發問:我們的社會凝聚力如何?我們到底是走向團結還是走向分裂?

 

土星和木星都在水瓶座,對未來的希望和懷疑在較量,我們有理由希望也有理由懷疑,我們可能在社交上保持距離,但意味著新的溝通方法出現。我們的工作、彼此的聯繫可能越來越強調科技手段,新規則就將隨之而來。尤其木星與法律有關,土星設定規則。估計會有更嚴格的網絡規則,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社交媒體的角色和權利等等。說到法律和規則,英國最近有個里程碑般的案例,判決一個孩子確實死於空氣污染,是首個明確了空氣污染為致死原因的判例,推動了清潔空氣的健康運動。土星在水瓶座可能是氣候危機繼續出現,推動我們淨化全球空氣。

 

雖然有些規則是保護我們的,還有些規則會限制我們的自由。水瓶座有關解放、獨特和差異,它接受一切古怪、神奇、獨特的東西,也許今後幾年,很多邊緣群體得到了更大的包容和接納,局外人可以成為主流。木星在水瓶座希望給我們更先進的教育,帶來對科學的更高理解。不過土星在水瓶座的陰暗面卻可能是打壓一切邊緣思想——這是非常危險的舉動,我們還是需要可以討論的空間。占星也屬於水瓶座領域,最後不要因為科學和理性的崛起擠壓了靈性和藝術的空間,我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如果出現這種局面,希望木星進入雙魚座可以修正這樣的失衡。

 

木星和土星與天王星相刑

木星和土星在水瓶座期間,分別與天王星相刑。木星只在2021年1月17日發生一次,土星則在2021年2月、6月、12月先後三次與天王星相刑。

 

木天刑加劇了反叛、動盪、不穩定的可能性。木星擴大它觸及的一切,天王星是革命者。這個星像也可能表現為更刺激的局面,但這種刺激能量是古怪且充滿緊張的。我還注意到,這個星象就在美國總統就職前三天發生,同時伴隨火天合,進一步加劇了爆發的能量,導致這個階段特別不穩定。

 

土星和天王星指向舊與新的衝突,常規與非常規、規則與自由、穩定與不穩定、從眾與非主流之間的對抗。天王星在金牛座,可能在金錢、保障上發生劇變。疫情已經將很多人逼到了邊緣,許多生意都破產了。醫療、娛樂、體育和旅遊業都要跪了。

 

最近我注意到英國一個新聞,因為禽流感的爆發,所有家養的鳥類必須留在室內。鳥是一種“風屬性”的動物,但在這個新聞裡,它們其實“落地”了,這是土星水瓶座的悲傷又完美的例子。也許我們也要想到,很多飛機繼續停飛(在地面)。儘管世界各國政府已經給航空業補貼了數萬億,仍然感覺將來還有更多情況出現。冥王星在摩羯座、天王星在金牛座,這說明行業體系必須變革,而且變革會出現的。到底怎麼表現有待觀望,可土星與天王星也讓銀行業和股市保持警惕。現在有種強烈的感覺,我們為了自己的未來,必須自願走出舒適圈——負責(土星)並創新(天王星)。打碎老舊和熟悉的方式可能會讓一些人感覺不適,可能有人會為了保持一切不變(土星)而反抗(天王星)。這讓我想起柏格的那句:“反抗是徒勞的!”

 

新現實

舊有結構必須改變,但我們也可以充分利用過去的優勢,建設或學習不意味著丟棄一切。重要的是保持靈活可變,越抗拒越焦慮、壓力越大。2020年給了我們很大的打擊,而這是一種必要的業力重啟,我們需要評估、盤點,找回生活中真正重要的東西。2021年給我們一個機會,為全新的未來奠定基礎,並喚醒我們去面對一個全新的現實。


    全站熱搜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