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入河海:

孤獨不是原罪,共用才是歸途

詳盡都在→12月運勢懶人包
2021年好運自己來
優惠價網址︰→→博客來
/tmp/phpA9aHRy
被三王星守護的星座往往都自帶一個標籤——“格格不入”。冥王星人太極端化,往往被視為禁忌;海王星人太理想化,如果不被奉為“藝術家”就會被看成“夢想家”;而天王星人通常是在“天才”和“瘋子”之間搖擺。所以被天王星守護的水瓶座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難以融入社會,不管原因是“不能”還是“不屑”。

但是很快,這群“邊緣者”和“局外人”就會從各個被忽視的犄角旮旯走進人們的視線。與土象週期中通過資源配置從而實現效益最大化的原則不同,他們往往是因為精神共振或志同道合而彼此連接,從獨立的個體匯聚成小規模的群體。但他們似乎並不打算發展成“壟斷”或者“獨裁”性質,也無意於競爭和攀比,而只是想恰如其分地待在自然合適的圈子裡。

如果一開始,你就覺得自己是“局外人”,那麼很快你會找到自己的組織,輕鬆入局。

如果一開始,你是以“局內人”的身份來看待他們,可能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發現自己也會變成“局外人”。

 

我們從“口罩”開始聊起。

儘管之前就有人習慣戴口罩,但戴口罩的人終究是少數,大多數人出門是不戴口罩的,甚至在疫情早期,有些國家要求佩戴口罩還被民眾批判為乾涉自由。但到了疫情中後期,大家出門都開始自覺戴上口罩,特別是地鐵、公交、醫院等公共場所,更是強制要求戴口罩。

 

薄薄的一層棉布, 其實是一種象徵,代表人與人之間的安全距離。這很符合水瓶座的特性——疏離。

 

水瓶特質重的人天生散發著一種疏離感。因為他們從小就表現出了高度獨立性,並不需要爸爸媽媽時時刻刻地陪伴和照顧,水瓶嬰兒似乎很能自娛自樂;到了青少年時期,水瓶座因為其異想天開的想法和獨特怪異的思維而很難與同齡人打成一片;進入社會之後表現更明顯,社會化其實是一個融入群體的過程,但水瓶座遠遠超前於當前主流的思想很難讓人接受,他們偏偏又不願意退回來與大家為伍,所以常常有種不被接納的感覺。

 

水瓶時代,這種疏離的特質會從個人擴散到群體。

最明顯的可能就是婚姻狀態。隨著理性的蔓延,大多數人會開始意識到獨立的重要性,單身、不婚、丁克等原來處於邊緣的群體會逐漸擺脫歧視,獲得與已婚、已育、多孩者平等的位置。

 

這一點不僅是從連年攀升的離婚率和下降的結婚率中推導未來的大趨勢,很多發達國家的社會現狀也已經證明瞭這一點。就像在舊社會,離婚是不被允許的,是會遭受指責的,但隨著人們的思想越來越開放,離婚在現代社會已經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不婚不育在將來也會逐漸被人們所接受,不會再成為老一輩口中“不孝”的表現。

 

這裡我們要看到的平等是,不婚不育會被接納,但是不會去反擊結婚生育的群體。水瓶的理念是,你喜歡結婚你去結,你喜歡孩子你多生,我不會因此抨擊你,但也請你不要抨擊我。這與過去那種“你跟我不同你就是錯的”的獨裁理念是不一樣的。

 

不僅僅是結不結婚,就連結婚的原因以及婚後的狀態也會有很大的改變。

如果說傳統的婚姻是基於愛情(小部分吧,畢竟事實證明愛情不太可能成為維繫長久婚姻的紐帶),基於基因優化、資源配置或者物質聯合,那麼水瓶時代的婚姻至少是要基於精神互通和理念相融的。

 

夫妻之間經濟獨立是基礎,所以不用做什麼財產公證,婚內AA可能會變成常態。思想獨立是保障,夫妻雙方如果有一方在思想上空空如也或者過度依賴,那麼關係很難維繫持久。且後者的重要性高於前者。

 

在這種物質和精神雙獨立的前提下,開放式婚姻不足為奇。比如有實無名的婚姻,雙方都不需要一紙婚書作為契約保障。比如長期的異地戀,雙方在一起的時間是夫妻的相處模式,分開的時間卻像是獨立的個體;比如在同一個房子裡擁有各自的空間,包括臥室、書房等等私密性高的個人空間,然後共用客廳等公共空間。

 

更進一步,同性婚姻或許會在更多地方得到認可,即便不是婚姻,至少同性關係的接受度會比過去更高。

講到家庭,親子關係,家族內部親戚之間的關係也會較之前有所不同。

土象週期中充斥著大家族、大家長和家族內部的輩分等級,不管是非對錯,輩分和位置決定了家庭內部的話語權。

 

但是到風象週期,由理性衍生的平等性會讓不同輩分之間的家庭成員擁有更多的溝通和交流。也許家庭內部不再以“誰大誰說了算”,而是以“誰對誰說了算”。這也跟出生於90後,00後這些從小就具有更多話語權的孩子逐漸長大成為父母有關。

 

而老人們對於孩子的依賴性會逐漸降低,“養兒防老”這種觀念在現下其實就已經不時興了,21世紀的老人們似乎早已放棄了靠兒孫養老的想法,但是兒孫的冠姓權、香火的延續等傳統理念仍舊沒那麼輕易改變。

 

不過隨著風象週期的深入,大家對此可能會越看越淡,畢竟現在很多年輕的父母都表示將來並不會插手孩子的事業和婚姻,想做什麼工作結不結婚那都是孩子自己的事情。

 

除了親情之外,還有友誼。

水瓶座可能是真正踐行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交友法則。兒童時期我的糖果分你一半你的玩具任我挑選,青春期上個洗手間還手拉著手的友誼定義在水瓶座眼裡是幼稚的。就像不會因為迫於輿論而隨便結婚一樣,他們也不會因為害怕孤獨而草率交朋友。如果彼此思想不能互通,沒有共同語言,那麼他們情願選擇獨來獨往。

 

但與天蠍座非常享受獨來獨往的狀態不同,水瓶座本身是社群性的星座,他們其實喜歡與人為伍,喜歡成群結隊,只不過他們對這個隊伍有要求,君子和而不同。

 

所以過去因為族譜、血緣、階層等形成的關係紐帶會逐漸減弱,但並不會完全消失,它們仍然會以某種不可替代的形式發揮作用,而以精神、理念、興趣為核心形成的圈子會越來越多,且一個人可能身處許多不同的圈子裡,且這些圈子並不一定要交叉。

 

比如上班的時候是個網絡工程師,下班以後變成了樂隊主唱,同時不妨礙週末去做慈善,跟工程師同事打籃球,跟樂隊成員開演唱會,跟伴侶一起組織愛心募捐,卻並不要求他們互相認識彼此接納。

 

對於這個時代最好的祝福,大概就是結交的朋友都志同道合,結婚的對像都是靈魂伴侶。

    全站熱搜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