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幻覺

重要提示:

該專欄目的系占星學習,因為星象與政經、社會心理相對應,可以作為評估金融市場操作時機的工具之一。專欄目的不在於、也不應該單獨用於金融交易。專欄內容只代表原作者觀點,考慮具體情況,翻譯有刪減。

詳盡都在→4月運勢懶人包

 









回顧與短期星象

聯邦和州官員現在需要調整他們的反病毒策略,以避免危害遠超2008-2009年的經濟衰退發生。週四,財長姆努欽對福克斯商業台說,經濟將繼續強勁,但如果現狀繼續,這就是個笑談……沒有哪個社會能長期以整體經濟健康為代價來保障公眾健康。美國急需一種應對疫情的策略,要比當前的封鎖更具經濟和社會可持續性。——《重新考慮封鎖抗疫》,華爾街日報意見欄,2020年3月20日。

 

上週,與木冥合有關的恐慌開始,全球股市繼續大跌,第一階段木冥合相位將在4月4日精確。總之,我們現在進入星象指標的關鍵時段。世界股市在一個月內暴跌,人們不禁開始質疑股票根本不是好的投資。畢竟人們認為,現金可以用來購入價格非常低的資產,都想著變現。這可能比想像中發生得更早,至少短期內,我們進入3月20日到4月7日的時間段,其中包含幾個歷史上持續對應反轉信號的星象,包括四個重要合相。

 

占星研究中,有兩個條件象徵集體意識和人類活動方向的轉變。金融占星中,這些條件往往表現出金融市場的反轉趨勢。一是星體進入一個合相(也就是說,從地球視角觀察,天空中的兩顆星體在各自繞行太陽的軌道上靠近)。

 

合相意味著一個週期的結束和開始,具體動態與涉及星體和星座有關。兩顆星體的合相入相位時,最後一個階段被稱為“芳香( balsamic)”階段,週期在結束,而任何週期最難的部分就是結束部分。等合相的星體開始出相位,就意味著新週期的開始階段或人類活動中的新趨勢。

 

當合相是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這些外行星彼此構成時,這種轉變更為明顯。剛才說過,目前正在木冥合入相位階段,三階段木冥合的第一階段將在4月4日精確,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分別在6月30日和11月12日。

 

不過,就在4月4日木冥合之前,火星也觸發了2020年“摩羯座群星”的全部三顆星體,即,3月20日火星合木星,3月23日火星合冥王星,3月31日火星合土星。火星像個“觸發器”,它與外行星精確相合前後可以啟動新的週期。現在,火星在3月20日到31日啟動木星、冥王星和土星,星像上有理由認為,人類活動的最近趨勢可能準備反轉了,至少短期內。

 

也有其他原因支持這個看法。占星上第二個像徵集體意識和人類活動變化的條件是星體改變星座,即“換座”。當換座涉及外行星時就更加明顯。3月21日,外行星土星暫時離開摩羯座,進入水瓶座,“觸發器”火星3月30日隨之而來,3月31日將在水瓶座0°形成火土合,這個位置正是2020年12月21日冬至點上更大的星象、20年週期的木土合精確的地方。今後兩週我們將預覽該星象的能量。

 

如果這些還不足以像徵態度、意識、趨勢可能出現變化,還有3月19日春分時太陽進入白羊座,下週3月24日發生白羊座新月(即日月合)。白羊座和新月也像徵一個“新季節”,還是一個全新的“星曆年”,上一個星曆年,也是火星與木星、冥王星、土星相合的最後階段,正在結束。

 

以星象週期對應人類活動週期的角度,從我的理解來看,最重要的是這意味著世界開始用完全不同的眼光看待這次瘟疫和它代表的經濟威脅。可能說明在應對這種新現實、它真正的意義上,有了更清晰、更少恐慌和歇斯底里、更大規模的調整,也許這時意識到,它不像2月16日火星進入摩羯座以來看著那麼可怕。

 

有趣的是,上週最後,中國說新確診歸零,而巧合的是,2月16日是中國面對疫情爆發的情緒最為恐慌的階段,也是一些世界股指的歷史高位的中點,其中包括美股。2月12日是道指的歷史高點,標普和納指期貨中,2月20日是歷史高點。從這種星象角度看,可能美國和歐洲的“恐慌高峰”就是現在,因為有四個合相發生,同時火星和土星離開摩羯座(擔憂、恐懼、損失感的星座)進入水瓶座(新發現、解決當前問題的手段的星座)。

 

長期思考

“特朗普在今年2月的國情諮文中說:'自我當選,美國股市暴漲70%,令我們國家的財富增加超過12萬億美元,超出所有人預期'。他說,美國經濟正在'用不久前還無法想像的速度前進,我們永遠、絕無可能倒退'。”——Christina Wilkie,《特朗普三大連任支柱同時崩塌》,CNBC網站,2020年3月19日。

 

我希望特朗普是對的,可是……看著不太好。但上個月沒什麼符合預期的,所以,帽子裡還可能拽出一隻兔子。這樣的話,也許比拜登大幅逆襲桑德斯還令人驚訝,桑德斯——不到一個月前——還幾乎肯定贏下民主黨提名。2020年“摩羯座群星”是個現實與超現實的奇怪組合,真讓你懷疑我們是否活在平行宇宙。我認為特朗普總統(他現在確實很有總統的樣)也有這種懷疑,因為行運海王星(凡事皆虛妄)在雙魚座,正與他本命日月對沖構成困難的T三角格局。這就很像披頭士《草莓田才是永遠》那首歌,如果平行宇宙真的存在,就在海王星上。

 

不過,這是嚴肅的“摩羯座群星”的正經事,我們正生活在一個嚴肅的時刻,它將在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就因為它的陌生、奇怪、不現實——還有它對於一切那麼大的威脅,我們認為的、也可能只是我們想像的威脅——還有我們的狂妄傲慢導致的後果。

 

2020年是太多長期星象週期的起點。一年內,五顆外行星中三顆發生合相,木星、土星、冥王星(3月20日到4月4日這階段我們還加上火星),這麼罕見的星象組合下,很難明確集體的重要性將如何體現,也很難評定金融市場將怎樣表現。這是“摩羯座群星”的一年,而且摩羯座掌管我們社會中的老年人、長輩,他們的危險更大。三顆外行星一年內相合在同一星座的星象組合,上次出現的時間距今至少130年了。

 

前面說過,隨著行星走向它們的合相,意味著相關動態的週期結束,等合相過去,又代表新週期的開始,或者在三顆外行星相合的情況中,是新“時代”的開始。之前我們就討論過這一點,摩羯座群星的最後一部分——2020年12月21日冬至點木土合水瓶座0°——是20年、200年、800年週期的結束和開始。不只是“時間之主”(木星與土星)結束又開始了上述週期,而且2020年12月17日到19日,木星和土星都進入水瓶座,就不僅是個合相(週期的結束和開始) ,還是個“換座”(離開一個星座,進入一個新星座),也代表集體意識、覺知與活動的重大轉變。

 

2020年大量長期星象週期的結束和開始在歷史上對應不同的市場週期。如果只計算一個星象週期,預測長期底或長波峰的頂就相對簡單。但現在同時有三個:木星/土星、木星/冥王星、土星/冥王星。每個都強烈對應了不同的市場長週期,到底哪個做主真的難講。

 

我們可能看到兩種長週期都到頭了——有一個長期波峰(已經來了),也有一個長期底部。鑑於我們現在完全沉浸在“摩羯座群星”的混沌和恐懼部分,就說一個比較樂觀的可能性吧,恐懼是摩羯座和其主星土星的情緒之一,現在還有木星和火星,又是混亂或恐慌。

 

已出版的《股市時機終極指南卷2:星象與投資週期的對應》的研究中,說明英國和美國股市的最長週期的底部發生在土星、冥王星基本宮星座、天王星雙魚座22°到白羊座23°之間。這些研究也表現出,幾年後,往往是6到15年後,天王星進入金牛座,還有個二次見底。

 

1842年、1932年、2009-2010年長期大蕭條/衰退週期的底部都帶有很多這類特徵。比如,1929年開始的大蕭條中,美股遭遇90%的下跌,1932年7月見底,那時土星剛剛進入水瓶座,即剛剛完成前面兩年半的土星摩羯座週期,當時冥王星在巨蟹座、天王星在白羊座。

 

而二次底部發生在1938年和1942年,天王星進入下一個星座金牛座。2009年3月大衰退的股市低點在冥王星剛剛進入摩羯座不久,同時土星在處女座尾度對沖雙魚座尾度的天王星,就在它們都換位基本宮星座前(天王星在雙魚座22°到白羊座23 °範圍,但土星是在那年晚些時候進入天秤座)。

 

現在說說對世界股市未來方向的樂觀看法。土星和冥王星又在基本宮星座,這次在摩羯座,天王星已經完全進入金牛座,這些都是長週期二次底部的歷史位置。現在的“崩盤”與土星和冥王星在基本宮星座有關,但它會不會像1932年7月那樣,等土星進入水瓶座初度就結束?會不會像1938和1942年天王星也在金牛座那樣,這時完成次底部?如果是的話,這種恐慌很快就結束了。

 

北京時間3月22日到7月2日,土星暫時進入水瓶座,和1932年2月24日到8月13日期間一樣。然後正在7月2日到12月17日,土星還會短暫回歸摩羯座(也和1932年一樣),而冥王星一直在摩羯座,天王星一直在金牛座。

 

1929到1942年之間的星體位置與今日有很多同樣的特徵,如果現在的情況像1932年,這次股市崩盤的最底部將在7月結束前完成,因為土星會短暫預演它的“水瓶座生活”。如果這次更像1942年(次底部),就可能延長到2020年12月到2023年3月,土星回到水瓶​​座、天王星還在金牛座,尤其是2020年12月到2021年3月,土星在水瓶座第一區間。

 

向土星在水瓶座初度、與金牛座的天王星相刑致敬,願這個星像對應科學中的突破發現、世界股市二次底部的完成,還有不久後世界社會常態在表像上的回歸。

    文章標籤

    金融占星

    全站熱搜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