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即興幻想校對:獨立重複試驗

詳盡都在→6月運勢懶人包

 


 

 

 

 


我們把自己這個組織稱為“美與真理實驗室”而不是“美與真理智庫”,因為我們希望測試自己的想法——將它們應用在變幻莫測、難以掌控的情境之中,看一看,那些不一定非要選擇全部浸入神秘正念的人是否也覺得有用。以上話題在我的書《正念是執念唯一的解藥》中有所討論。

我們開始實施的方法之一就是鼓勵大眾去檢驗和質疑他們實踐生活中關於正念的體驗。以下文章節選了一些展開交流的片段。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我在你的書中讀到“正念”的概念。我有個問題:正念是不是讓你感覺跟談戀愛似的?只是它不是跟某個人戀愛,而是跟生活本身?會不會很恐怖啊?

當沉湎於以下這樣的想法,是不是會直覺聽到一組宏大絢麗恐怖的交響迴聲:這世界上的每個人,每個動物,每株植物、每塊石頭都會聯合起來讓你的生活更有趣——甚至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天才般的樂趣?

正念是不是會帶來某種危險,讓一切認知、感覺和互動都趨向於高潮般的體驗?

我最近有點朝這個方向發展,嚇壞了。這種極致的歡樂是不是對健康有害啊?——棒棒漢子

親愛的棒:首先我們要說明的是,儘管正念不可避免的帶來心靈上的滋養,但並不一定會進一步刺激你的自尊心。你流露出的焦慮也許源於舊有的自我形象緊緊依附於過低的期待,而你已經習慣將其認為是自我認知的核心。

其次,當人們用正念作為認知過濾,他們通常感覺好像自己愛上了那種恐怖但友善的博大,這種博大一直踢他們的屁股直到他們覺醒,認識到一直被自己所忽視的神秘的美麗。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今天早上我躺在床上,陽光暖暖的曬在我身上,太舒服了,完全起不來,沒吃百憂解,當時我就想,嘿,要是我沒有,你懂的,情緒方面的問題?萬一我只是懶呢?也許如果我努力培養快樂,就可以戰勝抑鬱——你懂的,跟抑鬱脫離關係。你對這種想法怎麼看?——懶懶的探求者

親愛的懶懶:恐怕我們需要對你的過去再知道的多一點才能評價是不是懶惰導致了抑鬱。

但我們確實知道一點:很多人在追求快樂這件事上的確非常怠惰。

我們有個問題問你:你會在自己身上實施怎樣的方法,才能更加積極地去掌握讓自己真正感覺好這門藝術呢?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我這一生都在與恐懼搏鬥。但是最近情況愈發嚴重了。內心的魔鬼似乎要贏了,或者至少佔了上風。我想可能因為當我聽說正念的概念,我就開始努力丟掉所有幻想。現在我覺得可能做錯了。或許我需要那些幻想去製衡心中的惡魔?——哭泣寶寶

親愛的哭泣寶寶:堅持住。這是這場搏鬥中最艱難的部分。看起來好像是那些被你戳破的幻想鑄造了困住魔鬼的圍欄。但更有可能恰恰是這些幻想餵養了魔鬼。很快,魔鬼就會吞噬掉僅剩的糧食,要開始挨餓了。如果不餓死,至少也會飛走尋找新的滋養。

+ 親愛的能量流大師:如果你像我一樣,忠誠於一個長達十年的項目,成為一個美麗的說出真理的人,擁有一個簡單的目標,真正表達出所有人都想說出但沒說出來的東西,你會做什麼?當然,除了打擾你最喜歡的說真理者問意見之外!——立志做真理源泉

親愛的立志源泉:提高優勢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定期用一種振聾發聵的善意告訴自己關於自己的真相。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你那些盲目樂觀的廢話是玩兒呢吧。要么就是騙那些容易上當的人去喜歡你,給你錢。

真相就是,生活中哪有什麼善意。就是一場殘酷的生存鬥爭——這還是好的。很可悲,我們是一種可以認知死亡並被這種認知困住的動物,死亡永遠如影隨形,人類永遠逃避對死亡的認知,逃避無法逃避的死神。醒醒吧,睜眼看看地球上病態又可悲的眾生。——你那些鼓勵的話讓我嘔吐

親愛的嘔吐者:美與真理實驗室確實鼓勵人去看積極的一面,但只是因為太多所謂“專家”“領袖”鼓動人們去憤世嫉俗。我們的呼籲是對於這種無情佈道的“矯枉過正”,無情的佈道給人們造成錯誤的認知,這個世界是被醜陋所統治的。

另外,我們敦促人們對於各種習以為常的幸福懷有充分的感激,這和蠱惑人們這個世界沒有痛苦是兩碼事。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我媽說我胖,但還一直給我吃豬皮。支撐我的最強大信念是,把一個人包起來,比如我媽,塞進獨木舟,送到湖中心去。

栩栩如生的想像挾持了我,違背了其自身的原則。對於所有事情我都進退兩難猶豫不決,即使我天性中的成癮因子都沒辦法決定要對啥上癮。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接受我身上的矛盾,但是它們就像一隊粉色頭髮、服裝各異的特警隊員一樣突然從高度濃縮咖啡裡冒出來,將我團團圍住。你能給我指出一條正念的出路,讓我脫離這種地獄馬戲團嗎?——瘋了的奇想

親愛的瘋子:在你的冥想中我們覺察到很多才氣和個性。也許就是這讓你處於這種不穩定狀態的目的:有機會累積自己的能力做一個生動活潑而且聰明的人,無論外部環境如何。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化療將我腦中本就貧乏的數學能力也悉數摧毀。另一方面,化療又喚醒了我的另一種能力,在那些能把人逼瘋和讓人不適的環境裡,我卻感覺舒適自在。

化療也讓我對來自他人的否定有著極佳的容忍能力,有時甚至可以忍耐他們的虛偽,這讓我可帶著自由解脫的心態去享受生活,把生活看做一部娛樂片,有很多有意思的設計和詭計,而不是將生活當做一場激戰,讓所有我喜歡的事情與不喜歡的事情鬥爭。

我想可以這麼說,在癌症的幫助下,我成了一個心懷正念的人!——混沌藝術家,以前為人所知的名字是麗莎·克萊恩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很遺憾地說,你們那種光明和快樂未來願景並沒有實現。上帝向我發動宇宙攻擊波。我就像被擊中屁股一樣,巨疼。但跟你說我並不怪你。全是我自己的錯。我個人的願望與上帝對我的希望不一致;對於上帝所計劃好的一切,我已經完全出格兒了。這是我的問題:我習慣性地渴望那些有助於自尊心但損害心靈的愛好,怎麼才能戒掉這些習慣呢?——後悔的陷入因果報應的變色龍

親愛的後悔:不怨天尤人,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是最好的方式。而你已經這麼做了。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以前我會任恐懼肆虐在我的腦海。但你的理論鼓舞我打回去,與那些不好的習慣鬥爭。我用正念做了一個盾牌,每晚在下面過夜。

就像是一個輪轂罩,我在上面貼滿守護符號,比如從我出生的醫院偷來的一塊鏡子碎片,以前的戀人、現在的好友的牙刷,20片泰諾排成和平符號的形狀,筆記本上的一頁紙寫滿了我最憧憬的夢想(我的母親和父親分別是特蕾莎修女和藏傳佛教上師),一張普利斯頓大學圖書館的借書卡,我的名字和愛因斯坦的名字都在上面,一張畫變種蝴蝶俯衝轟炸燃燒的彩虹,一張車尾貼寫著“腎上腺素就是我選的毒品”,以及一百萬美金的紙幣,切碎所有我愛的人的複製版賺來的。——嘲笑我自己的焦慮

親愛的笑:有朝一日我們開發正念周邊商品,希望你可以貢獻所有盾牌。

+ 親愛的同情心警察: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我那些微不足道的祈願通常會得到回應(請先別亮起紅燈,請至少給我剩下足夠泡一杯咖啡的牛奶等等),但是那些足以改變人生的大願望卻從來沒實現(請給我一個靈魂伴侶,請幫我做喜歡的事情同時還賺到錢)?是不是上帝喜歡看事情搞砸,或者是我習慣性搞砸?——霉運吸塵器

親愛的霉運吸塵器:有個古老的傳說,魔法小矮人給了兩個老傢伙3個願望,但這兩個人不顧一切地說出當時湧現出腦海的愚蠢事情,於是3個願望都浪費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對那兩個人和對你說一樣的話:繼續懷有這樣預設,只有很少一些一時興起的願望會被實現。不要在疲憊、暴躁或絕望的時候圖省事就隨便用掉。一句西藏諺語說得好,“執著於細碎快樂的人不會獲得巨大的快樂。”

+ 親愛的美與真理實驗室:我是個分析能力很強的人,有核物理博士學位並從事高科技工作。我所收的到的訓練和商業直覺告訴我,羅伯·本茲尼的占星專欄是迷信的鬼話,但過去10年裡,每當我面對危機,在最黑暗的時刻,他的星座運勢都能提供最精準的智慧和忠告。

《正念》這本書也是同樣。我內心科學家的部分知道美與真理實驗室這幫傢伙是空想主義的瘋子。簡直是瘋了才會覺得宇宙是友善的,以及想像著某種宏大的潛在的共謀,值得的人會得到祝福。而我也必須坦白,每一次當我嘗試你們所描述的正念方法,我的生活便轉向了共時性的巧合以及快樂。

一方面,這一切都解釋不通啊。另一方面,我不在乎這一切解不解釋得通。反正就是我從某些我不理解甚至不相信的力量中得到了支持。無論如何,謝啦!——謙恭的天才

親愛的天才:你描述的這種品質正是我們培植正念的過程中所渴求的:可以從超出認知的能量那裡得到幫助。

 

白羊座——譯者:獨立重複試驗

白羊座詩人安娜·卡米耶斯卡曾描述寫作的過程,就像是“在煤礦中挖出人行道的艱苦工作,在地底下,伸手不見五指。”無論你是不是一個作家,我猜想你最近的生活可能就是這個樣子的。你的進步緩慢,情緒遲鈍,光線暗淡。這是個很不好的消息。好消息是,我預感你很快就會被光芒照耀,如有神助。在那之後,你的工作將會更加輕鬆。心情也會更加柔和和明朗。

 

金牛座——譯者:安德烈

你知道自己的價值嗎?你是否對自己的天賦、能力和才幹進行過現實層面的評估?這並不意味著,你的朋友認為你的價值有多大,你的敵人認為你的價值有多小,也不是說你現在接觸的權威人物有幾何,那些對生活漠不關心的人有多無視你。金牛們,當我問你們是否對自己真正的價值有客觀的理解時,我不是在參考幻覺、恐懼和希冀會告訴你的答案。我們討論的是一個準確、客觀的答案——你擁有何種天賦,並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如果你的確擁有準確而真實的洞察,那可真是恭喜你了!如果你沒有,接下來的幾週會是完成這次評估的絕好時機。

 

雙子座——譯者:劉小貓

現在正是在你直覺的聖殿中做禮拜的好時機。這是提升你信心的好時間,用你直覺中天然與神聖的能量。在某種極端的角度而言,你可以駕馭好這兩種智力的模式,將會聚集到你理智模式時所不能企及的直覺能力。所以,雙子座,大膽地去呼喚出你天性的智慧吧。用它來捕捉一些你以前難以獲得的真相,一些微妙的、難以把握的真實。

 

巨蟹座——譯者:幻覺

詩永遠沒有完成,只有放棄”。詩人WH奧登改寫詩人保羅·瓦雷裡的詩句。我認為其他很多種作品都是這樣。我們希望自己可以繼續修補、永遠完善,讓自己心愛的東西到達絕對完美的狀態。但更可能的是,它總是比那個理想差一點,永遠不能完全完美、完全滿意,我們也必須接受這樣。我建議你今後幾週好好想想這些想法,巨蟹座,有些矛盾的是,這可以幫你對心愛的事情完成到當前的階段感覺滿意。

 

獅子座——譯者:劉小貓

我強力建議你在接下來的三週,每天去海灘晃晃,把你的時間花在與朋友玩耍、喝冷飲、讀些你一直想讀的書,還有在溫暖的水面上漂流,這些事上。去沉浸在這種放鬆的狂歡裡,會是與當下宇宙能量的最大聯接。如果你還不能在日程生活中排出這麼奢侈的一個休息,那至少給你自己一些其他形式消遣禮物,它可以讓你復原和煥新,重回到自己天命的核心之中。

 

處女座——譯者:幻覺

與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同時代的人們講過他豐富多彩的故事。有些人認為他是神之子,他的大腿是黃金的,當他穿過卡薩斯河時,很多目擊者證實河流喊出他的名字歡迎他。有次他被蛇咬了,但沒有受傷,而且咬死了蛇。還有一次,據傳畢達哥拉斯說服了一頭熊不要暴力。今後幾天,我猜你也可以擴散自己這樣的傳說。現在你要將聲望提升到更高水準。

 

天秤座——譯者:爬爬

我的建議看起來似乎有點極端,但我真心認為你應該避免溫和、溫順和謙遜。因為在不久的未來,你有權去嘶吼、騰躍、狂歡。勇敢、實驗和探索是你神聖的職責所在。當你表現出自己有權帶著無所顧忌的自信,以及毫不掩飾的自由,去展現自己的靈魂密碼時,宇宙和我會享受你的演出。當你以最富感情最有智慧的方式,揭示出了原始真理的時候,宇宙和我想要歡欣鼓舞地為你尖叫。

 

天蠍座——譯者:安德烈

法國小說家巴爾扎克會階段性地遭受創造力的爆發。“有時候,腦袋就像爆炸了一樣”,當他把自己關在工作間裡連續26天之後,他留下了這樣的話。天蠍們,我不是在預言你們會出現類似的狂躁狀況,但是我有強烈的預感,你很快就要被某種強烈而持久的啟示祝福(也許也是一點點詛咒)。為了確保你能最好地利用這份充滿挑戰性的禮物,你要很清楚自己想怎樣利用它。不要讓它控制你,你要控制它。

 

射手座——譯者:扭森森

古代文明經常發動戰爭。從美索不達米亞到中國到非洲,一個得以長存的族群難免會和其他族群發生打鬥。但有一個例外:發跡於印度河流域長達兩千年的哈拉帕文明,至今穿越覆蓋了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考古學家在此沒有找到戰爭的證據。也不存在大規模殺傷或重型武器的痕跡。那個年代和地區的藝術也沒有描繪軍事衝突。也許我們可以推斷,人類本質上並不是好戰和暴力的。總之,我想用哈拉帕文明的長久和平來比喻你未來八週的生活。我相信(也希望)你將進入一段衝突極小的狀態。

 

摩羯座——譯者:hans

我認識的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都不得不持續地在這些對立面中掙扎:1,浪費自己精力的壞習慣和善用自己精力的好習慣;2,讓自己被過去奴役的消極嗜好和激勵自己創造最好未來的積極嗜好。你自己的掙扎又如何呢?我猜想你正處於一個轉折點上。給你個有用的提示:培養好習慣和積極嗜好會減少壞習慣和消極嗜好對你的控制力。

 

水瓶座——譯者:獨立重複試驗

有些書就像是打開自己城堡裡不熟悉的房間的鑰匙。”作者弗蘭茲·卡夫卡如是說。我預感這個想法在接下來的幾週內會對你有特別的影響。不僅是書籍,其他的影響也能成為你的那把鑰匙。比如,某些人可能會說一些事情,讓你面對你一直在逃避隱瞞的秘密。一首新歌或者到大自然裡去走走,可能可以幫助你更好地了解自己的內心。為了讓你準備好迎接這些頓悟,去想像一下,在晚上做一個夢,夢到你在一所你非常熟悉的房子裡閒逛。但是這一次,你發現了一個你從未知曉的全新的地方。

 

雙魚座——譯者:劉小貓

就目前而言,用滿足的食物和甜蜜的消遣來餵飽自己吧。讓我們假設你未來的監護人,他希望你能像一個心愛的小寵物一樣,給自己額外的關愛與關注。所以,就這樣前行,花一整天時間(或者兩天)躺床上閱讀和沈思,聽些打動靈魂的音樂。在你最愛的回憶裡享受旅行。慢慢的移動。做所有可以讓你感覺安穩有安全感的事情。想像一下,你就像是一個處於充電狀態的電池一樣。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