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幻覺 
北京時間2016年3月23日20:00發生天秤座半影月食,也是個精確的滿月,食甚將發生在19:48。這次月食是個半影月食,所以月亮只是略微變暗,並不像一般月食看著那麼明顯,但從能量上說一樣強大。這次月食路線的中心在太平洋,但幾乎東至全北美,西至印度都可以觀測到。 


這次月食標誌著當前食相通道的中點,這個食相通道由3月9日超級強力的雙魚座日全食開啟,那次雙魚座日食指向之後六個月的重大結局和業力完結的開端,因為它與凱龍星和業力南交點近合。這個月我們所有人一直處於非常非常深刻的情感、心理、靈性、潛意識水域。

有趣的是,我們會注意到這次食相通道(兩次日月食之間的階段,是重要的過渡和轉變期)的兩個日月食一個在雙魚座,一個在天秤座,都是非常理想主義、想看到美好、忽略陰暗的星座,都容易過度關注別人而犧牲自我。這次月食對所有人來說,又多出了解決界限問題、找到生活平衡、理解每個人在生活鬧劇中扮演了部分角色、每個人都有自己可以做的事去矯正個人和集體的事件進程等主題。 

對天秤座能量的最佳運用就是有能力保留一定空間,以看見事務全貌,光芒和陰暗,自我和他人,善意和惡意,黑與白,天秤座就是以天平為象徵。而對當前所有雙魚座能量的最佳運用就是深刻感受一切,理解我們都與萬事萬物相關,全部彼此關聯,這是我們得到更好敏感性必須認識到的,認識到這一點與個人治療和星相治療密切相關,那麼當我們深刻感受一切、理解這些關聯時,就不會麻木自己讓自己不必認識它了。 

當然,帶著開放包容的心生活必須以合理界限為支撐,還需要一種健康的自我感,這兩項都是雙魚座和天秤座不太擅長的,所以這時的業力功課就在這裡。有些人界限過度,用自我建立起壁壘,寧可我負天下人,決心以他人甚至以全世界為代價(就像那些唯利是圖的大企業界和他們的總裁)。還有一些人就始終沒界限,被依賴型人際關係吞併、淹沒、淪陷,很難找到自己的位置,無法捍衛他們的合理權利。不管我們每個人在這範圍裡處於哪種狀態,這個月的召喚就是更接近中心位置,我們每個人都需要足夠開放,可以認識到我們都是整體的一部分,但我們也必須有足夠穩定的個體感,這樣才能保持健康合理的界限,不會被世界的痛苦磨難淹沒導致完全固定、無動於衷並成為受害者。 

天秤座4°的薩比恩徵象是:“一群年輕人圍坐在篝火旁進行心靈溝通”,說明了志同道合的力量凝聚在一起——所有帶著共同目標和理想的人。一方面,這次月食提醒我們,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我們會認識到共同的夢想,大家的力量凝聚起來有助於更有效的治療每個人和周邊世界。但這個度數也說出了人性的一面,我們是否圍坐在同樣的篝火旁?如果火焰失控,我們每個人都會受到影響。在這裡我們就是一體的,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我們需要全人類為共同的東西團結起來:我們都居住在地球,靠她的資源活著——空氣、水、食物、土壤——這一切支撐著我們,如果它們中毒了,那就是我們中毒了,如果我們不集體解決這些問題,那就會死掉。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大母神穀神星正接近凱龍星和平均南交點相合的位置,而3月23日月食發生的位置距離這個合相只有1度!真實南交點和凱龍星的相合就發生在月食後一天,平均南交點和凱龍星的精確相合發生在3月18日——所以我們已經得到了治癒傷口的凱龍星啟動業力南交點的能量,這在月食前的一周內非常強烈,它已經帶出了所有形式的舊日傷口和痛苦,迫使我們好好審視一下,我們在個人和集體層面的哪些地方默認了雙魚座的陰暗面表現——即拒絕承認、逃避現實、扮演受害者或犧牲品、迷惑欺騙自己和他人,甚至來自媒體的迷惑和欺騙等等。穀神星與平均北交點對沖發生在3月22日,與凱龍星相合發生在3月24日,正在月食的前後兩側形成兩個節點,當你在畫面中加入穀神星能量時,就會看到巨大的業力模式出現了,它帶有巨大創傷的潛力,但也可以給我們和地球媽媽的關係、環境、我們集體不承認對神聖的地球媽媽做了什麼等方面帶來深刻的治療。不管我們的性別、種族、宗教、支持政黨等有什麼不同,我們都需要深深懂得,在這裡我們都是一體的。如果地球這艘船沉了,如果地球生命力的篝火失控了,那你是誰、你信什麼、你有多少錢都沒用——我們都會隨著船沉下去。 

這次月食的相位非常有利於更清醒看待這一主題,月食時,滿月對沖位於白羊座的太陽和水星,給需要發生的集體和個人對話帶來光芒,這樣我們就可以得到空間,有自己也有他人,有光也有陰暗,有付出也有收穫,然後產生協力廠商視角(卡爾榮格稱之為“創造力的三”)。在我堅持我的觀點,你堅持你的觀點時,我們就會彼此爭鬥,但當我們找到共同點,基於共同點彼此迎合時,就可以找到協力廠商視角,它讓我們團結起來而不是讓我們彼此分離。很多人需要在自身找到這個協力廠商視角,這樣每個人身上的陽性特質和陰性特質才不會彼此鬥爭,我們也需要在人際關係和生活事件中找到這個協力廠商,還需要在更大的世界中同樣找到。 

這次月食的唯一重大相位來自射手座火星與太陽三分相、月亮六分相,傳統上火星幫我們採取行動、取得明確,火星在射手座還可以幫我們找到真理並與真理對齊,但我們必須記得火星現在處於逆行前陰影期,4月中旬火星將開始為期約八十天的逆行,所以這個相位還會在今後重複兩次,那麼現在發生的事情可以讓我們一窺未來即將發生什麼。火星逆行時不適合做出果斷決策、不適合開始事情和開動事務,適合更新、修復、完成過去的事情。林恩喬伊納說,所有在火星逆行期開動事務的人都會有所損失。 

當然月食時火星還沒逆行,但已經開始減速準備逆行之旅了,這次月食可能會讓今年夏天大部分時間要做或解決的事曝光在明面(火星要在8月下旬才徹底離開逆行後陰影期)。所以要往長期/長遠角度考慮,別盯著短期/當下,這樣去爭取得到最好的結果。 

運用這次月食能量的最好辦法之一是打開溝通或處理的大門——對自己、對別人、對周邊世界——然後注意這個溝通或處理過程也有它自己的發展道路,不可能立即想清楚、確定答案或校訂發展路線。當火星逆行時(或準備進入逆行時),要拿出耐心和遠見,自願被引導而不是去做引領者——否則我們只會生氣和失望,因為事情並不按我們的時間計畫來。 

這次月食的主星是金星,月食時金星在雙魚座,低階的心在“高階的心的核心”之星座,金星在雙魚座對利他主義、同情、成為服務者、寬恕、無條件的愛這些方面是神奇美好的,但她在這時剛剛走出和海王星的合相,走向與凱龍星和業力南交點的合相以及上次的日食度數。這提醒我們,我們需要自願摘下玫瑰色眼鏡,這樣才可以看清自己、別人、身處的狀況、現實環境、政治現實,從更現實主義而不僅僅是理想主義或錯覺的角度看事情。理想是美好的,但我們必須讓光與陰暗整合在一起,這意味著看清今日真正的現實,否則我們只能從另一個極端上行事,這就好像讓一架只有一個翅膀的飛機起飛。 

月食同一天,在處女座逆行的木星與停滯在射手座並準備逆行的土星相刑,土星將在3月25日開始逆行,這個星相在月食星盤上非常重大,它讓我們的理想夢想與現實對抗,讓我們對未來的願景與過去的現實和過去對當下的實際影響相對抗,最終我們都會尋找兩種對立原則間的平衡,因為木星和土星是矛盾的兩極表達,一個是擴張一個是緊縮,一個是樂觀一個是現實,一個是幸運一個是辛苦,一個是福星一個是凶星(古典占星認為木星是大吉星而土星是大凶星)。因為木星在處女座,我們得到了更強分辨力、更現實務實、可以看清部分以理解全部的支援型能量,而土星在射手座,我們有個人和集體層面涉及到追求真理以及如何讓生活與真理對齊的業力功課。土星在射手座的陰暗面是武斷教條主義,可能某人、某信仰、某政治體制站出來說:只有我的路線是唯一正確的路線。雖然從更深刻層面,確實只有一種真理,但這和政治、宗教、性取向等等方面的信仰沒有任何關係,真理只與生命和愛有關——這就是我們都渴求的也真正值得關注的東西——而不是那些讓我們彼此分離的東西。這才是唯一正確的路線,我們會找到共同點,在內心和外界治癒創傷,也一起治癒整個世界。

在《完整性和隱秩序》中,大衛博姆說:“所有碎片各自獨立存在這個概念明顯是種錯覺,這種錯覺除了導致無盡衝突和困惑之外別無它用,其實總想根據”碎片各自獨立存在“這個概念生活,本質上就是導致我們今天面對的極端迫切危機越來越多的原因,因此現在已經被廣泛認同的是,這種生活路線已經帶來污染、對自然平衡的破壞、人口過剩、世界範圍的經濟和政治失序,對於必須生活在其中的人們來說,一個在物質和精神上都不健康的整體環境就是這個概念的產物。在個體層面,現在面對一種完全無法抵抗的大量不同社會力量,超出了控制,甚至超出了深陷其中的人類的整體理解範圍,已經發展出一種非常廣泛的無助感和絕望感。”,可以被視作這種危機和絕望的對策,卡爾榮格說,“因為社會變得越來越混亂,我們個人的唯一希望就是在對立的力量內部有意識的整合它們,讓它們自動抵消外界的混亂(簡西凱蒂《夢、象徵和順勢療法》)”。所以現在,內在功課和陰暗功課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必要的,因為我們每個人做好這種整合陰暗的內在功課,變得更完整,這種治療的頻率就會釋放到集體,也可以被吸收和運用,昇華為集體的頻率。 

最後我會留給你伊利亞斯朗斯戴爾對天秤座4°的星火冥想,完美說明我們現在可以真正看清功課,自己的功課和面對陰影的功課,在內心也在外界,同時也保留空間,看見光也成為光。我們都需要能力找到”根本黑暗的視野與以什麼為引領超越共同處境進入更好世界的希望”間的平衡。當我們可以感受到也認識到殘酷現實,同時還能“完全主動去做一切事修復內在品格,這種品格可以讓我們每個人和全體變得與看似註定要發生的命運完全不同。”這也適用於我們現在生活在地球上的時間,因為我們必須有能力看清現實,也真正看清現在發生在地球上的事情,誠實承認我們當前的軌跡。很多人逃避這件事,因為它讓我們進入深深的陰暗、掙扎、痛苦結論和認識、絕望之中,但唯一解脫的路就是走完它,如果我們還把頭埋在沙子裡,那一切都不會改變,個人和集體的船還是會沉。 

我們也必須有能力看見自己在其中的那部分,看清在我們個人和集體的鬧劇中,自己扮演的那部分角色,還有在治療事務、改變事務時要求我們做到的角色。當我們可以真的明白“我們面對的集體陰暗面已經讓我們分崩離析,除非我們已經成為的真實樣子都被接受,否則無法從中擺脫”,愛、同情、同理心可以幫我們走過陰暗和隱蔽空間,愛、同情、同理心就是光照亮前路的品格。 

內心和外界是一致,天上和地下是一致的,宇宙和靈魂是一致的。——赫爾墨斯特裡斯梅基塔斯。 


天秤座4°:咬檸檬的女人酸楚的臉色 

她感覺到別人感覺不到的東西,這是她的人生故事,她無法逃避那條永恆的路,對陰暗敏感,不能只活在甜蜜和光中。 

她的敏感是扭曲的,她為所有最灰心最痛苦的結論和認識收集證據,對她來說就是在讓她沉迷、讓她煩惱、喊著她名字的掙扎和痛苦中,有些東西正在等待她。 

如果她真的深入其中,就會在根本黑暗的視野和會有什麼帶她超越共同現實走到更好世界的希望之間找到自己的良好平衡,她永遠在感受和認識最殘酷現實,但可以加上完全主動做些能做的事恢復內在品格,她可以活在這兩項的結合之中,讓每個人和整體全都變得與看似註定發生的命運不同。 

因為她瞭解了每個人經歷最慘境地的痛苦,她學會了同情,這對她來說是個來之不易的勝利,最初她希望或假設所有人可以也將會做好自己那部分,把這當做理所當然,進入同理心的層面,擺脫各種判斷,也許是她最大的希望。 

她需要做到那樣,因為她會散發出一種強烈的影響,她是與共同處境抗爭,她抗爭的是我們都在其中但都不理會的不和諧元素,如果她真的明白我們面對的集體陰影已經讓每個人分崩離析,她又會造成多麼大的影響。除非我們已經成為的真實樣子被完全接受,否則無法擺脫這種情況,這種真理的直接經驗就是這其中的艱苦收穫。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