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Forrest 斯蒂芬·弗裡斯特,進化占星學的創始人之一,當今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占星大師之一,《內在的天空》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

 

 

我愛那些失勢的星體。就拿火星(落入金星掌管的金牛座)為例。它通常不會被認為是最有合作精神的行星的,但在我眼裡它是那麼的好。就像4月運勢的中的那樣,3月31時它離開白羊進入了金牛——它的失勢星座——並停留至5月11日。多麼方便啊!這給了我論述我最愛的主題之一的機遇,以強調說明一下傳統占星的論調多麼嚴重地毒害了我們的客戶。我們當中每十二個人裡,就有一個人誕生於火星在金牛座期間的。這個人如果聽到自己的火星「失勢」這個詞他/她會怎麼想呢?同樣地,生於火星天秤期間的人——火星另一個「落陷」的星座,又會怎麼想?像這種的詞語根本不會帶來什麼好消息的,是嗎?

 

這種占星語言傳達的是對某個人星盤所固有的弱勢或缺陷的主觀理解。它在判定時剝奪了人們的力量(不考慮人們的自由意志)。這於任何人無益。對我來說,像「失勢」和「落陷」的詞語僅僅體現了不好的占星理論。

 

那麼失勢行星的真正意義是什麼?我們都將有機會在接下來的六個星期裡直接體會到它。原則上,行星總有其喜愛的特定星座。我們便稱它們「守護」這些星座。但是實際上它們只是喜歡待在那些星座裡,僅僅是因為感覺很舒適自在。火星,「戰爭之神」,在激情與緊張的白羊與天蠍中最快活。但在代表柔和歡樂之義的天秤和金牛裡就沒那麼爽快了。

 

也許你是個派對動物——天性吵鬧而直率,把握不了分寸且行為誇張有傷風化。當你旁邊都是像自己一樣的人,你就很放鬆。沒人會和你發生矛盾。他們都喜歡你。他們欣賞你的個性。他們縱容你。你感覺很自如很快活。每個人都不受約束。沒有人感到不自然。所有人都過得愉快。那就是「入廟」的感覺。

 

但是如果你是一個派對動物卻發現你要和一群嚴肅且不沾酒的學者型內向的人處一個晚上你又會如何?那種不愛笑,不愛打趣,不愛說太多話的?你說了個很逗的笑話得到的卻是一個個無法理解的眼神。你感覺如何?那就是「失勢」。

 

神創造了派對動物,神也創造了不沾酒的學者型內向的人。這不是好與壞的問題。這只是一個人與社會環境的關係的問題。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根據我們各自的天性,處於某些環境讓我們感覺比在其他的要自然,僅此而已。

 

在此我們在真正瞭解所謂的失勢的意義上邁出了一大步——而且我們的行運中火星正經過金牛座。我們要把自己從傳統的「稱頌這種配置而詛咒那種」的占星學中解放出來。

 

派對動物的內在有著許多嚴肅的事情需要傳達出來。禁酒主義者的內在,同樣也有釋放自我和體驗自如與放鬆的感覺的需求。換句話說,派對動物也許能在適應「不自然」的環境過程中受益與成長。同樣地,內斂的學術派一旦向激情四射的人們敞開胸懷,也會活得更輕鬆點。兩邊都能得到克服自我的機會。兩邊都能有機會延伸自我,停下消極的投射(心理學用語,投射作用,是指個體依據其需要、情緒的主觀指向,將自己的特徵轉移到他人身上的現象。投射作用的實質,是個體將自己身上所存在的心理行為特徵推測成在他人身上也同樣存在。),去探索新的、陌生的、內在的無限可能。

 

不僅如此。

把一個派對動物放到一場全是他同胞的派對裡,會發生什麼?好吧,也許每個人都玩得愉快,什麼問題都沒有。但也許人人都是從宿醉中醒來。也許人們會和不應該睡的人睡在了一起。也許一場打鬥會爆發。

 

當一個派對動物也不錯,不過,偶爾嘗一下「對抗療法」的滋味——體驗迥然不同的環境——能夠使你得到療愈和平衡。

 

同理,那些禁酒主義的內斂學術派很可能會把自己變成乾巴巴的/戒酒的、乏味的李子乾,如果他們再不將身心投入生活中的話。在那種情況下,他們也許就會需要派對動物們的幫忙。

 

我們並不總是喜歡那些於我們有裨益的事情。

 

待在它們所守護星座的行星——可能會顯得很滑稽和誇張,缺乏客觀判斷力,不會拿自己來打趣,遭遇其他不同的力量時會表現出偏執和無知。他們天生就是這個世界的狂熱分子。

 

相應地,失勢的行星能夠體現出細膩,忍耐力和一般的入廟配置裡很少有的明智。

 

我的目的並不是奚落行星的入廟配置,而只是想試著修正彌補一下類似「失勢」這種詞語所造成的誤解和損害。

 

所以,根據上面所說的,讓我們具體研究一下火星落入金牛座。在本月及五月中旬為止,我們都會坐在這場秀的前排特等席。而舞台正搭在你的兩耳中間。

 

金牛座代表的是一種帶有泥土氣息的、「心靈雞湯」式的睿智。它的象徵——當然就是——(未閹割的)公牛——但是鬥牛的傳統讓我們搞混了這一象徵的意義。我們一直認為公牛是口吐火焰的兇猛動物,不顧一切地衝撞任何進入視線的人。如果有人把長矛指向我們,我估計我們都會從那種角度來看。記住,公牛是一頭雄性奶牛,這於我們理解象徵的意義很有幫助。而當你望著奶牛的眼睛時你會看到什麼?那裡包含的是冷靜,以及樸質的睿智,而沒有疊加緊張不安和無謂的憂慮。那就是金牛。它象徵著內在的動物。我們本能的一面。我們內在「僅僅是感知」著的一些東西。有些人我們「聞著感覺很好」,而有些則「不對勁」——金牛座即是構成了你的識別的感知官能。即是我們所有人中——熱愛和平,美食,熟悉的面龐和地方的那部分。它不喜忙亂,不喜過分精緻。它對你關於電休克治療的改造的週末研討會,顱骨,DJ,化學療劑投擲點和水療法沒興趣。金牛更想要一個擁抱。

 

當然了,簡單的答案並不總是對的。但有時候它們是。金牛是我們的這種睿智的那部分——知道什麼時候該簡單。你餓嗎?那就吃點什麼。累嗎?那就躺一下吧。不喜歡這本書?那就把它合上,你不是一定要看。很生氣?忍。覺得自己很窮?多賺點少花些。想減肥?吃少點。

 

你現在明白了吧。

 

火星,相反,完全不喜歡那樣的方式!它和放鬆或舒適沒有任何關係。它也不會冷靜下來。火星是富有競爭性的。它只考慮輸贏的事。它很容易厭煩。它警覺著敵人與威脅並時刻準備著應對——也許是迎擊,也許是逃走,反正總是處於一種鬥爭性的不勝即敗的情景中。

 

這些情景中儘管儘是些好鬥的語言,但是火星並不存在什麼問題。生活有時候確實是充滿了競爭的。我們都曾受到過攻擊。我們都存在敵人。我們都曾處在過需要保衛自己或所愛之人的境地。火星的麻煩在於,在一些情形中,它容易想成一場不可避免的鬥爭,其實只要透過讓步與商量——或者看清局勢轉身離開就能和平解決。

 

知道金牛的簡單法則能為暴躁的火星帶來什麼好處了吧?知道這會導致多麼利於療癒的平衡了吧?那我們就不能想一個比「失勢」更好的詞來形容這樣大有裨益的緊張對立嗎?

 

很明顯,世界作為一個整體現在就能試著平靜下來,試著寬恕,試著放鬆。這一火星行運於全球都有影響。但在我所從事的演化占星學上,它的關注點一般更多地是在個體的靈魂之旅上——我們每個人都在進行著。即我如今告訴你的這些。

 

(至於是怎樣的演化)更多地取決於你的準確的命盤。火星金牛進入了你的哪一宮?有些什麼相位?你本身都有哪些關於火星的問題——就是說,你自己有什麼問題是圍繞生氣,激/熱情和衝突矛盾的?你的怨恨是什麼?在思考這些事的時候,也要記住弗洛伊德的名言——失望憤怒的內在化。那種自我破壞/毀滅的狀態也能體現出火星的黑暗面。

 

總而言之,我在這寫的東西不可避免地是本質性的。占星學的美妙和力量所在就是它能夠通過對個人命盤的深入解析能夠將這些(行星)力量導向明晰的個體成長的焦點。還有,現在到五月中旬期間,儘可能試著從以下的角度和方面來觀察你的生活:

 

我在自己腦海中或人際關係中的哪些地方製造了不必要的鬧劇?

哪些戰爭我只需要抽身其中就能輕鬆取勝?

這次衝突之後的十年會變成什麼樣?

老是心懷怨恨的我的臉在鏡子裡面看起來如何?

勝利於我真的比和睦還重要嗎?

我是怎麼讓無意義的鬥爭持續不斷地發生的?我的那部分責任是什麼?

我的身體想告訴我什麼?

驕傲和自負是否偽裝成憤怒之神來誘導我進行心靈的鬥爭?

我在哪些地方事情上試著「教豬學唱歌」,為什麼我要因為一隻豬發狂?

    全站熱搜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