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天府、天梁、左輔坐命之人(五行屬土):土是為水的剋星,而水主情,所以「土」星人談情說愛「能力」顯得笨拙,明明是談情交心的浪漫時光,卻可能將場景拉扯到「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等嚴肅話題或對社會亂相發表評論,要不然就是舌頭打結,不知如何營造氣氛…。五行土性星曜之人談戀愛時雖然很認真也很用力,即使很用心,但表現出的卻是殺風景破壞情調的一籮筐糗事,所以,此類星曜坐命之人並不適合愛情長跑,在太過主觀、缺乏同理心的情況下,是禁不起長跑的考驗。

 

武曲、文昌、七殺坐命之人(五行屬金):七殺人進攻情場能力尤勝武曲及文昌人,雖然談不上體貼、浪漫,但尚懂得去營造一些雖然仍是「差強人意」,卻還可被接受的生硬情調。七殺人的人面廣,也有藝術細胞,並非粗獷的不通情達理,而優點之一就是還懂得獻一些殷勤,這些特質就是武曲、文昌人做不來的,即使想做,如不是生硬,就可能只是東施效顰。武曲、文昌人來得有點孤癖或孤傲,不言不笑時,會讓人有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常可能將「委婉」與「有損自尊心」作混淆,如不是惜言如金,就可能太過直接少潤飾而「看起來沒趣」、「很不好相處的樣子」,就成了與異性交往的障礙,經過了許多的努力或等待,好不容易逮到機會,想狠狠的用力以表現幽默及風趣時,卻可能擠出史上最強的冷笑話,所以除非是對象有心,否則武曲或文昌人,如不是情場上的常敗將軍,就可能是傳聞中的「黃金單身貴族」。

 

太陽、廉貞坐命之人(五行屬火):史上最強單戀一哥或一姐,非廉貞星莫屬。太陽人是心動就可能行動,甚至是在行動之後,再行補辦心動的手續;而廉貞人是心動以後儲放在心中等種子萌芽,更會小心翼翼的灌溉芽苗,卻不見得「敢」行動;雖然心中劇情發展還不致於誇張到與對方共組甜蜜幸福美滿家庭,甚至是與愛的結晶共享天倫樂,但是,臆想世界的內容當是相去不遠。丙火太陽是向外燃放熱情,而丁火廉貞的熱情則是先悶燒以「溫暖」自己。太陽人是可能因為太過熱情而燙到對方,而廉貞人則可能因為事與願違,導致情火攻心而燒傷自己。基於「太陽下山明早一樣爬上來」的原理,可知道太陽人在「晚上」會自行擦乾情傷的眼淚,而在明早就「可以」向「他人」施放熱情火焰;但廉貞人就沒那麼乾脆(因為劇情製作來得不易),否則,單戀一哥一姐就只是浪得虛名而已。

 

貪狼、天機坐命之人(五行屬木):貪狼星是陽木,是創意之星,可說是才華洋溢,也因為較不會對自己的行徑作隱藏,所以好壞事皆可能因為人紅而見「是非多」,尤其是緋聞案,即使不是社會版的頭條新聞,也會是公司同事或街坊鄰居間茶餘飯後的「主流話題」,明明只是看個電影而已,連小手都未碰及,卻可能變成擁抱熱吻,甚至是同居生子…,改天,如果又與另一異性朋友吃個便飯,那麼「移情別戀」的花名便可能不脛而走,所以貪狼人狼名來得言過其實或莫名其妙,那卻便宜一些做賊的反喊捉賊之真狼人。天機星是乙木(陰木),對談情說愛的態度除了認為是隱私權外,又可能因為顧慮太多,也基於自尊形象的考慮,情愫常只見在腦子裡迴繞,所以天機人可說是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典型代表,也因為心細如毛、得心過重而導致情事難展。

 

太陰、破軍、天相、天同、文曲、右弼坐命之人(五行屬水):人類的愛情史絕對是水性星曜坐命之人所貢獻出的,陽性星曜的天相星,對於愛情的嗅覺敏銳,膽於主動出擊及告白示愛。天同人浪漫多情,愛情史詩的作者一定是天同人,而愛情烈士的名單裡定不乏天同人,換言之,天同人對愛情的貢獻可以以「不遺餘力」來形容。太陰星屬癸水,太陰人對愛情的感受力敏銳無比,「欲拒還迎」、「欲語還休」看起來如鏡面的湖泊,其實是暗潮洶湧,更可能「五味雜陳」,如果以「沒有愛情就活不下去」來形容太陰人時,那麼「雖不中亦不遠唉!」。在這世界上如果沒有破軍星,那麼大海裡就一定沒有風浪,被櫥在土庫或火地的破軍人,還稱得上「乖」,其他宮位的破軍人之行動或氾濫力可說是石破天驚,所以「愛情戰士」當之無愧。右弼及文曲星是為陰性的癸水,可以點綴出愛情的不俗及幽雅,也能發揮滴水穿石以及「永續經營」耐力,但不要以為是單一的專情,而是對愛情的百折不撓!

Posted by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