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奔跑,奔跑,失落了一地美好
前方有著美麗的彩虹,未來是一處旖旎絢爛的風景;心地單純的羊兒們總是停不下追求理想的腳步。終於有一天,當理想變成了現實,羊兒們回望那些年,卻驚訝地發現初戀的腳步沒能跟上來。原來最美麗的風景已經被錯過,來時的路上失落了一地美好,再也無法撿回。
  

金牛座:初戀是一場夢,何必醒得太早?
每一個初戀都是一場夢,夢裡是最燦爛的愛情,還有最無瑕的青春。無奈牛兒的夢醒得特別早,當愛人眼前還是一片虛幻,牛兒已經看到一個現實的世界,於是,在這格格不入的視覺裡就沒了初戀的容身之處。或許牛兒會因此沾沾自喜一陣吧,但多年之後再回望,卻發現那段夢醒時分,別人的記憶一片明豔,牛兒的記憶卻無聲黑白。
  

雙子座:我的愛,太卑微
都說雙子座花心、多變,但誰知道每一個情竇初開的雙兒都曾以為自己可以是情聖?邂逅最初的愛情時,雙兒們總是渴望向愛人獻出自己的一切,在無怨無悔的犧牲中擁抱愛情的痛與美,為紅塵留下一段不滅的傳奇。但卑微的愛情太容易被輕看,終於有一天,心灰意冷的雙兒轉身而去。多年之後幾經風雨再回首,雙兒驚訝地發現自己已經可以輕易俘虜愛情,卻很難再去愛,於是,又一個情場殺手煉成了。
  

巨蟹座:愛情像掌心沙
愛情像掌心沙,我們生怕她變化,緊緊握住卻又失去了它。初浴愛河的蟹兒總是以義無反顧的姿態去面對這紅塵之間最美好的事物,在得到它之後的第一刻即開始患得患失,滿心猜疑。當抓愛的手越握越緊,美好的初戀也從指間越流越快。終於有一天,愛與手分道揚鑣,蟹兒卻未必能明白,原來要想愛情長久,就得給它足夠的空間。
  

獅子座:轉身之後,莫忘回頭
你為什麼總是看不起我視為生命的東西?”在電影中,柯景騰決然轉身離開在雨中流淚的沈佳宜,沈佳宜大聲哭喊,希望他能回頭望自己一眼,柯景騰雖然萬般不舍,卻終於沒有回頭。我若離去,後會無期——這便是傲氣的獅子失落初戀的最多原因,然而多年之後獅子們才會發現,“原來我用一轉身離開的你,要用一輩子來忘記”。
  

處女座:你的美好,我發現得太遲
我要用最純美的愛情,去換一場最完美的愛戀。人世間有再多的不完美,也擋不住處女座追逐完美的心,至於初戀,更應當美玉無瑕。可完美原本就是凡夫俗子不應當擁有的,終於,初戀在處女座的糾結和挑剔中漸行漸遠,而很久之後,處女座再回望那些年,卻發現曾被無限挑剔的初戀原來是那樣美好——只可惜,你的美好,我發現得太遲。
  

天秤座:我可以愛你更多一點
是你愛我多一點點,還是我愛你更多?在初遇愛情的時刻,這個問題會像蛇一樣啃噬著年輕天秤的心,愛要對等,情要平衡,可誰又能算清楚誰付出多少?當愛情的天平失衡時,天秤的初戀慢慢傾覆,直到多年之後再回首,天秤才會明白,原來我可以愛你更多一點。
  

天蠍座:多一點點寬容來成全愛
如果愛,請深愛;如果不愛,請離開。在蠍兒簡單明快的思維裡,有關愛情的無非兩種情況——愛,或者不愛。所以,初戀愛人的一點點過失,甚至一點點誤會都可以是讓愛消散的原因;縱然不舍,也義無反顧。當有一天再回望那些年,如果蠍兒已經在時光的磨礪中學會了通融和圓滑,定然會追問自己:“如果那些年多一點點寬容,是否能成全最初的愛?”

射手座:左手自由,右手愛情
雖然身體不能飛翔,但我靈魂可以像風一樣自由,愛情讓我嚮往,可自由更令我眷戀。射手的“花心”是十二星座中的傳奇,可如果真的有人能看穿他放蕩不羈的面具,便會發現射手渴望的內核並非不同的異性,而是自由。所以,初次與愛相逢的射手常常會不由自主地惶恐:追隨自由,放手愛,可是更好的選擇?遺憾的是,如論射手做出哪種選擇,當他回望那些年,依然不會想到正確的答案。
  

摩羯座:我看不懂你的收留
我曾經路過你的心,不是我不停留,而是你不收留。走過初戀的摩羯往往在心裡藏下這般惆悵,卻不知道細細咀嚼情人一顰一笑、一言一行之後的深意。直到多年之後,逐漸開竅的摩羯再回想往事,才會在更多惆悵中恍然大悟:“原來不是你不收留,而是我看不懂你的收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怪當時太單純。
  

水瓶座:何必看清愛?
初戀之美何所似?如霧裡看花,水中望月,如夢如幻,不求真切。享受初戀,在這一片夢幻迷茫中沉迷、徜徉即可。而重視精神、理性的水瓶座卻總是渴望這一派朦朧下的真實,卻不知得到真實的代價往往是初戀的破碎。多年之後再回想,水瓶座的心底常常會滾過一片哀歎:“何必將愛看得太清楚?”
  

雙魚座:我的世界太美好
我愛你,我用我的整個世界來愛你,那麼,請你走進我的世界來。浪漫多情的魚兒對初戀有著太多美妙的幻想,將所有的愛編成一個五光十色的幻境,邀請心上人一道分享。但魚兒不曾想到,相愛是兩個世界的交融,而不是兩個人共用一個世界。所以,那些年雙魚座丟失了初戀,因為雙魚的世界太美好。

, , , , , , , ,

Posted by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