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老娘雖是原住民~但老爹卻是外省仔的我

童年來不及跟上住眷村的日子~家中小孩只有大哥幼時住過

常說么子的命最好~家中最後出生的孩子~環境幾乎都比前面先出生的好

所以囉~沒那個命住眷村其實是遺憾啊

記憶中倒是住過外省仔參雜著河洛人的大雜村

所以幼時一度只會說閩南語~國語還曾經不太靈光過

更別說老娘的原住民母語~聽起來總是像一群鴨子在吵架

偶爾還會跟大哥用亂講在模仿

其實兩人八竿子就是在瞎掰、好玩的根本就不知道彼此在講些什麼

2.jpg 

幼時常被老娘帶回來花蓮玩~這真的是一個親戚很多的家族

多到你不知道誰是誰的小孩、你跟他是什麼血緣關係

同輩的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應該叫表姐還是妹、表哥還是弟

長輩的就單純多了~可以通通全部叫舅舅、舅媽或阿姨、姨丈

甚至曾在10幾年前經過花蓮時~因忘記驗車正準備接受罰單的當下

突然衝過來一個陌生人跟我打招呼而讓我免去了幾百元的罰金

直到10幾年後的今天回去參加喪禮~我才搞清楚對方的身份是大表姐夫

3.jpg 

長大後有自己的工作與生活~平均三、五年才有機會回去花蓮

那些幾年前你還牽著他小手的娃兒~又一個個長大到你又搞不清誰是誰了

4.jpg 

在平地人家看你的輪廓永遠把你歸類成『原住民』~其實是蠻開心有一半的血統

也確實有遺傳到母親樂觀、開朗、認命的特質

只可惜母親天生的白皙…….OUT~並沒有遺傳給我

而我的五官與輪廓~明明就是從父親那邊壓一個膜子印出來的啊

當時個性仍是非黑白分明的少年時期

常氣得我請出祖籍在東北的父親出面證明比對

至今回想仍不免莞爾~證明個啥勁兒啊~有夠無聊

5.jpg 

齊秦、齊豫、石安妮……….這些東北後裔不也是五官立體、輪廓分明

難不成他們也是台灣原住民

以下是2011/05/15中國時報【記者宋志民的報導】

齊秦入圍最佳國語男歌手,但他專輯因是翻唱歌,受陸媒質疑。

這還不是他最大爭議,14日他在微博突然澄清:

「請大家別懷疑!俺是正宗滴山東後代!雖然不見得是孔子傳人、

但也絕對不是菲律賓人!」似有人懷疑他血統。

他皮膚天生黝黑,加上後來愛打高球,全年「黑金」。

他曾說當初與王祖賢演出《芳草碧連天》導演就是看上他「歐嘛嘛」的膚色,

演電影《阿里巴巴》時,導演也說就因他像外勞才找他。

看來不是只有我有這種困擾…….

不過是台灣太小、所以多數台灣人見識太少罷了

但下一刻回去花蓮時~卻沒一個人把你看作是他們的同鄉

語言不通的隔閡會讓你身上的標籤~到花蓮自動變色為『外省仔』

一直以來的際遇乖舛~也始終令我啼笑與無奈

6.jpg 

一生中只參加過2個喪禮

第一個是15年前一位忘年之交的阿姨

其實祂是同事的阿姨~也是台東排得彎彎的的原住民~卻跟我成為了好朋友

因為祂的店面就在租屋附近

每天一開店沒事兒就打電話找我過去聊天、看電視、唱歌兼幫忙

當時年紀輕~對死亡這神秘的課程~始終是因為陌生而產生莫名的恐懼

祂成了我此生第一個看到的大體~而且還是帶著很恐懼的心情

即使我們是曾經如此地要好、接近………..

只怪當時年紀小~恐怖片看太多、想像力太豐富~對於第三世界又太懵懂遙遠

竟然就這樣在一種難過卻又模糊的心情中面對祂的逝去

即使在偶然間還是會想起祂生前豪邁的笑聲與對我的疼愛

卻沒有好好處理當時送走祂那最後的一刻

7.jpg 

第二個喪禮是小傢伙們的曾祖母近百歲仙逝

我與祂不熟~但因為家裡沒大人時~曾在祂生前單獨照顧過祂三天

仙逝後又因懷了第二胎~重心都放在孩子身上~所以沒親眼看祂

8.jpg 

第三個喪禮則是10幾年過後的今天

過去排行第二的外公早逝~臨終把6歲的老媽安排給排行第六的叔公帶大

老媽雖是叔公的養女~但插隊在叔公的子女之中算排行第二

跟老媽年紀最相近的就是排行第一的大阿姨

卻竟然在我前一週環島正好要離開花蓮的同一天往生了

在祂往生的四小時後~我們還不知情的經過祂出事的地方

直到隔天下午才收到噩耗~這真是令人悲痛的巧合

印象中大阿姨很早就白髮蒼蒼了~人很客氣、慈祥~總是笑咪咪的

告別式上的生平介紹~才知道祂是天秤座的~與老媽生日差十天

也才知道祂是其中一個表姐的媽媽

9.jpg 

有一年載爸媽去花蓮~在我們準備中午要離開的前一刻

我最要好的表姐(大舅的女兒)曾夥同這一位表姐(大阿姨的二女兒)

押我去山腰的貨櫃屋唱卡拉OK、海灌我啤酒~鬧了我一個上午的笑話才放我走

這位我一度錯認幾年是表妹的這位表姐~原來大阿姨就是她的媽媽啊

講到這裡可能看這篇文章的朋友~對這個關係列表看到頭都暈了

總之~這次我多少已搞清楚部份家族的關係….%&$#@%$#....

讓我免去一張罰單的表姐夫原來是是大阿姨的女婿….%&$#@%$#

11.jpg 

老媽一進去就對著躺在棺木中的阿姨崩潰了

已稍年長的我~不知道為什麼………….

與過去10幾年前面對生命逝去的心情不一樣了

在趕到花蓮前~一路上都在聽老媽泣訴幼時與大阿姨的童年點滴

從聽到噩耗後開始~數不清她私下已偷偷地流了多少眼淚

望著躺在棺木中已失去靈魂的軀體~那已有點熟又不會太熟的大阿姨

我仔細端倪著她白髮蒼蒼下伴隨著安祥的神情~彷彿已安息的投入主的懷抱

幾年前常看到祂用笑咪咪的表情跟老媽話家常

才一晃眼到了今天~似乎這個畫面永遠也不可能再重現了

10.jpg 

記得10幾年前載老媽回花蓮適逢掃墓~城市人的刻板印象中掃墓是肅穆、莊嚴的

可是那一年回花蓮陪著去掃墓~我傻眼了

一群人直接一屁股坐在天主教還是基督教興建的磁磚墓地上

他們的屁股下面就是往生者啊

某位舅舅還要我也坐上去:『妳放心~祂不會痛啦!會痛祂會告訴妳…..

而我這個城市鄉巴佬最後也只敢敬畏地靠在邊邊上

看著他們唱歌的唱歌~喝阿比的跟啤酒對乾

還跟掃墓的主角聊天:『我跟祢講一件超好笑的事~誰誰誰怎樣啦……

在場的人聽完也一起哇哈哈的笑起來好不熱鬧

好似地下的人從未離開過~甚至就在現場

『有一首新歌祢一定會喜歡~我唱給祢聽~祢給我學起來去比賽給我去拿五燈獎』

唱完後~順便也倒了半杯在墓邊~敬了屁股下面的主人:

『酒很貴!我多喝一點~你喝半杯就好!萬一你已經投胎了~這半杯很浪費捏』

這就是樂觀、開朗、有趣的正統原住民

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他們認為逝去的生命是為了要休息

因為任務完成~所以蒙主寵召

在世的人難過、不捨在所難免

但要放下、祝福、並繼續活著的使命~直到完成一生的任務

『何時來、何時走~主(神)都安排好了~由不得你決定!』

是這幾天從老媽口中~最常聽到她安慰其他傷心人的一句話

12.jpg 

不禁想起以前別人眼中常羨慕我手中所擁有的~總是我無心插柳而來的

而我努力去爭取我所在乎的~卻總是有心栽卻花不開

不然就是最後就算成功得到了~後續命運卻是坎坷、波折

人活著就是要快樂啊~人生在世不過短短數十年~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生存可以很簡單~白天有飯吃、晚上睡得好、責任要顧好、喜樂又逍遙

看著外面處處爾虞我詐、鬥盡心機的世界

我納悶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要活得這麼無知、懦弱

甚至還逼的旁人也要跟他們一樣活得如此愚蠢、荒唐

13.jpg 

追思過後~來到靈堂旁的休息室

一群熟悉的面孔湧上~舅舅、阿姨、表兄弟姊妹、姊夫、妹夫、表嫂媳…..

大家相聚在一起喝茶的聊天、喝酒的說笑話

其中一個表舅升官當了校長~阿姨問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表舅:『因為我做主任沒做好、課長也沒做好、所以乾脆就被升上來做校長啦!』

當場聽完~把我們笑翻到一整群就是很想揍他~這就是另類謙虛的正統原住民

14.jpg 

表舅跟大哥其實是同年級生~小時候有機會就常玩在一起

表舅回憶一次他抓著大姊夫的手~大哥抓著大姊夫的腳

兩人調皮的各站一邊~搖啊搖的騰空把大姊夫像丟垃圾般的甩出去落地

我問:『蛤?!大姊夫不會痛喔!他有沒有哭??』

只見表舅反應很快的說:『沒有!他說謝謝!』….%&$#@%$#....

這就是有趣的正統原住民~超討打的原住民

不過~我不禁懷疑這個表舅校長~他的學校是準備要訓練出諧星來的嗎

15.jpg 

現在只希望大阿姨在天之靈可以早日得到安息

畢竟祂走的方式太突然~幸好沒有經歷太長的痛苦~也算是有福報啊

並希望表姐一家能節哀~繼續把日子好好過下去

我比較擔心的是叔公已近百的年紀

會不會不習慣每天少了大阿姨的噓寒問暖而胡思亂想~不免讓人擔心

好好珍惜你()身邊所在乎的人吧~誰知道下一秒或明天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當靈魂一旦離開軀殼時~是永遠不會再對你()有所互動與回應的

過去曾共同經歷的點點滴滴~彷彿會像一幕幕畫面輪番上映著折騰著你()

現實中卻再也回不到過去了~在未來也不會再有交集了

能留下的只有無法解釋的悵然與遺憾~好好珍惜你()身邊所在乎的人吧

趁他()還能陪伴你()~還能回應你()~甚至還能繼續愛你()時好好珍惜

而對於接觸生死的這一門課程~看來讓我的心靈又邁進了一大歲

人生無常、該正面及時行樂~並活在當下啊

16.jpg                  

, , , , , , , , , , , , , , , , , ,

Posted by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