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關於天秤座的動圖惹人注目。

上週的《誅仙I》大電影發布會上,三大天秤座主演齊亮相,站在中間的男主,充分照顧到了兩邊的女演員——李沁和孟美岐,如果左邊看了一下,那麼右邊也要看一下;如果左邊說了一句話,那麼右邊也要說一句話。

詳盡都在→10月運勢懶人包
【瑪法達】2019年度12星座大預言(完整版

 


只有致力於LOVE&PEACE的天秤座,才能將一碗水端的如此之平。

天秤座的平衡感早已經印在了骨子裡,也只有天秤座完美地印證了那句話: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為何中國娛樂圈裡的天秤座那麼多?

如果你既瞭解星座,又關注娛樂八卦,應該不難發現,近幾年的娛樂圈,簡直就是天秤座的天下。劉昊然、白敬亭、張藝興、鄧倫、李現、肖戰,這幾位數得上名字的男明星全都是天秤座。

再往前幾年數一數,像吳彥祖、吳尊、周迅、孫儷、高圓圓、張震、湯唯、沈騰、李健……也都是天秤座。從歌手到演員,那些混得風生水起、名聲如雷貫耳的明星裡,似乎充滿了天秤座的身影。

 

對於這種現象,有種說法是因為金星守護的天秤座顏值高,自然在靠臉吃飯的娛樂圈紮堆出現。

既然如此,我們反觀下歐美的明星:既有水瓶座的《老友記》瑞秋,也有雙魚座的賈斯汀比伯,又或者還有處女座的邁克爾傑克遜,天秤座雖然沒有缺席,但也沒有如中國娛樂圈那樣高的比例。這和歐美形成了非常強烈的反差,不禁讓人思索原因何在?

仔細觀察下,不論是否是天秤座,在中國娛樂圈成名的明星們大部分都有些共同特點:情商優秀招人喜歡,性格“百搭”交際廣泛。充分發揮出天秤座在平衡、社交、關係上的正面特質。

 

為什麼中國的明星會聚集這樣的特質?他們的成功,興許恰巧是由中國獨特的文化土壤所成就。

中國本身就是一個天秤的國度。

馬上,我們即將迎來國慶。按照新中國成立的時間來看,10月1日就落在了天秤座。回溯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也不難發現中國文化中處處透露出的天秤座色彩:以和為貴,看重面子,強調人情世故,以及儒家思想的精髓“中庸之道”。巧合的甚至還有,儒家開創者孔子也是天秤座。

當宏大厚重的文化投射到娛樂圈後,我們看到景象會更加清晰。

你會發現中國民眾對於明星的道德標準恐怕要遠高於對普通百姓以及自己,嚴格到甚至於苛刻。或許人們始終都無法用這樣嚴厲的眼神去審視自己的人生,卻把這樣的高標準投射在了每一個娛樂圈人士身上。

 

歐美明星很少有沒個性的,他們往往喜歡做一些出格的舉動,從而挑選出自己的忠實粉絲,而這對於歐美人來說,足夠自我就是他們最想要追求的特質。

但中國不是,你很難挑選出一位個性鮮明且張揚的明星,如果他真的很特殊,那麼,他不是不火,就是備受爭議。

我很喜歡國外一位rapper說過的話,儘管我並不是很喜歡他的歌:我們做小眾音樂的,就是在用音樂去挑粉絲。中國的娛樂圈不是如此。

今年火的一塌糊塗的《流浪地球》裡的“戶口”屈楚蕭,在電影熱映後也迅速受到觀眾的矚目。那個單眼皮剃著寸頭,嘴裡總是說著“不想說”的酷蓋,看上去和現在的明星是那麼不一樣。

正是這種不走尋常路,他的不一樣引起了這個天秤座氛圍深厚的社會所關注。

後來的豆瓣小組事件,也不過是一些年輕人關注的不走尋常路的社區,屈楚蕭一時之間又變成了網友嘴裡的“惡臭”男生,這樣的變化,也不過一周的時間。

 

一個天秤座的圈子,可以好奇,可以探求,可以去瞭解新鮮的事物,但永遠不會把和大環境不相符的人推舉出來,因為天秤座的心願就是:世界和平。

我們所有身處天秤座圈子裡的人,不論是沉浸於舞臺上的表演者,還是站在外圍的旁觀者,興許都很難跳脫出這樣的思維。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的娛樂圈天秤座明星會這麼多,換句話說,也只能是天秤座。

因為中國的娛樂圈裡有太多的規則要去遵循,這遠不是一個靠埋頭流汗就能成功的次元,而只有天秤座能很好地適應這個圈裡的彎彎繞,他能巧舌如簧,能八面玲瓏,也會在合適的時機選擇三緘其口,又會在恰當的時機熱翻整個場子。

中國娛樂圈這個大碗,需要天秤座端著才能上桌。我們也偏向於接受天秤座來端這個碗。

 

這個碗,剛開始天秤座也不願意端

其實每一個天秤座也不是天生就會端這碗水的,其實這是一門修行,修的是心法。當天秤座沒有完全參透這門學問的時候,其實他是深陷折磨之中的。每天在不情願禮讓卻下意識去做了的懊悔中度過。

人後有多剛,人前就多慫。

今天放你一馬,明天放你一馬,天秤座就是個放馬的。

 

古典占星學中,當太陽在天秤座的時候是落陷的,為什麼?因為每個人的自我那一面被削弱了,太陽自我發光的熱情淹沒在了理性,和願意為了別人而做出的必要妥協之下。

因為,天秤座的目標是在關係中體驗結合,以及和平共處意味著什麼。

去看天秤座,我們可以追本溯源回到最開始的時候。在希臘神話中,天秤座的原型——宙斯和泰坦女神忒彌斯的女兒,正義女神阿絲瑞亞(Astraea)作為正義的化身,負責將人間不公平的事傳達給宙斯。

傳說中她蒙住眼睛,為了裁決事情時保持公平,看不見紛爭者的面貌。也有另一種說法是阿絲特賴亞是一位富有寬容心的女神,但最終因不堪人世間的紛亂,蒙上眼睛返回天上。

其實這個故事,就是天秤座最本質的一種描寫。

儘管天秤座追求公平公正,但其實他遠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理智和冷靜,相反,天秤座非常容易陷入情感的漩渦中。

天秤座不想讓任何一方受到傷害,他要考量很多因素才能做出一個判斷,而他剛剛硬起的心腸,可能會因為對方的一滴眼淚而徹底瓦解。

所以,天秤座都會選擇的一種方式,就是逃避。

 

天秤座肖戰曾說,即使面對很令他火大的事,他最大程度表達憤怒的方式就是——轉身走掉。想必火象特質強烈的朋友較難理解這種反應,但天秤座的確如此。

因為,如果把憤怒的怒火向外傾斜,這對於天秤座來說,不是個瞬間行為,而是一個系列行為。

做出反應之後,我要怎麼面對這段關係?如果徹底讓場面尷尬,難免殃及池魚,可如果日後還要再回到原來的狀態,誰先做那個下臺階的人,這個台階要給足到什麼程度?

一道簡單的判斷題,在天秤座這兒是複雜的微積分,所以天秤座只能選擇逃避走開。讓所有人都開心的方式,就是盡可能的折損自己的部分。

但是,這極其內耗。或許這就是蔡康永說過的一句話,那不是原諒,那是算了。

 

天秤座的前半生永遠在跟自己說算了。儘管無數次想把這碗摔在地上,但最終還是會安慰自己,說算了吧,算了吧。

算了,是這個世界上最無力的一種自欺欺人的方式,甚至不能再騙自己狠一點,騙自己完全不在意,而只能說算了,算了,還能怎麼樣呢?這一碗水,還能讓那麼多人解解渴,總不能在我手裡灑了吧?

 

還有一則與天秤座相關的故事是特洛伊戰爭的原由。

紛爭女神厄瑞絲(Eris)因未受神宴的邀請,憤而丟出一顆「獻給最美麗女神」的金蘋果,讓三位女神──天后希拉、愛神阿芙蘿黛蒂、智慧女神雅典娜掀起一場爭奪風暴。因宙斯不想得罪三位女神,差遣信使荷米斯找凡人巴厘斯(Paris)做評判。

利斯企圖顧及每位女神,提出將金蘋果分成相等的三份,平分給女神們。宙斯卻不同意這種狡猾的逃避,強逼他做出具體的回答。於是巴厘斯央求諸位女神,若沒被選中不要降罪於他,三位女神優雅的答應了。

巴厘斯最後選擇了海倫,但卻得罪了希拉與雅典娜,她們聯合起來引發特洛伊戰爭。在這場戰爭裡,巴厘斯和他與海倫的三個兒子都被殺死,而海倫,由於半神的不死血統,充滿恥辱地回到了前夫曼尼勞斯的身邊。

這種來自神的欺騙讓天秤座天生就對謊言,戰爭產生厭惡,也對自己做下的決定充滿謹小慎微的感覺,我們可以稱之為天秤座前世的記憶。

天秤座最希望的是世界和平,說不定在他夢境的深處,就是美麗祥和的特洛伊城,人們在和諧中創造美好。

 

天秤座的陰影與傷痛

從神話延伸至今,其實天秤座的陰影就是那個硝煙瀰漫,屍橫遍野的特洛伊城。

在每一個天秤座心裡恐怕都有這樣一個慘絕人寰的場景,那份前世的記憶讓天秤座很容易陷入恐慌和自責,所以很多天秤座會把身邊所有人的不快樂都歸結為自己做的不夠好。

而尤甚的天秤座可能又會變成另外一個極端,認為自己受了太多委屈,而刻意忽略其他人的感受。於是這催生了兩種“黑天秤”,極度猶豫不決和極度專斷獨行。似乎用這種方式,能讓自己過得舒服一些。

 

天秤座心智是很廣闊的,它可以同時保持兩種可能性,但生活卻狹窄的多。

在生活中,當來到向左或向右的十字路口,我們必須做出選擇。這些選題暴露了天秤座埋藏在追求公平和諧的需求之中的弱點——缺乏決斷力。

如果一個人總是在衡量怎麼選擇才能帶來最高的秩序、友誼、和諧及合作的可能性,是很容易變得猶豫不決的。在尋找那個和諧的以及最不會導致混亂的選擇的過程中,他們實際上選擇了:不做任何決定。

這樣的天秤座帶著甜美的微笑四處遊蕩,因為沒有任何立場,自然不會有任何敵人。但這看似平靜的表面之下,說不清道不明的壓力感卻在慢慢積累。

哪裡出問題了?無論天秤座做不做決定,生命都在繼續,時間都在流逝……

當壓力催生到一定程度,天秤座的恐慌到達極致,ta的逃避功能上線之後,天秤座就只想快速做出選擇,這時候她會快速選擇一個不計後果的決定,而往往會傷害到身邊所有親近的人。

 

如果天秤座為了維持表面的和諧,一味地避免衝突,逐步喪失立場的過程中,他們會掉進了一個更深的黑洞:自我的喪失。

天秤座往往把注意力首先放在他人身上, 以給予對方平等的權利和機會。

但自身個性中太多的順從,沒有決斷力,卻會讓他人變得過於咄咄逼人,以讓彼此的交際體系達到平衡。這時天秤座所堅持的“不惜一切代價求和平”的哲學往往引火燒身 ,因為這樣反而會引發他人的自私行為。

既不喜歡自己做決定,也不喜歡單獨一個人做任何事的天秤座人,很容易在關係中的變得依賴,失去自己的主張。

 

人類經驗的核心有一種根本焦慮,稱為“存在性焦慮”(existentialanxiety)。人類活動大部分是為了適應這種基本感受,很多人試圖埋藏或否認這種感受,於是忙於各種瑣事,以得到與他人連接的錯覺。

其實大部分人尋找關係都是為了克服這種根本焦慮。需要通過進入關係中來得到進化的天秤座,似乎更容易感受到這種焦慮。

在此,我們會觀察到兩種極端傾向:或者在生活中不能沒有關係,一段關係結束了,馬上會開始另一段;或者為了避免觸碰關係斷裂後的痛楚,壓制需求,逃避關係。

這就是天秤座陷入的黑洞。

比如KIMI喬任梁,這位笑起來那麼溫暖的大男孩,就在2016年徹底去了另一個世界。喬任梁就是典型的天秤座,圈內好友無數,沒有人說過他的不好,也沒什麼黑歷史產生。

可這樣的天秤座往往是最容易陷入黑洞的,因為他太過純粹,所以他吸收了這個世界太多的不好,就像能量守恆一般,最終天秤座的這桿秤,還是折了。

 

看見白羊的天秤座,才是自我和解的方式

天秤座若要獲得成長,必須學會冒險。從對宮星座那裡汲取智慧與力量。

與天秤座成對分相的白羊座,是深埋在其靈魂中的勇士,當生活要求必須做出選擇時——無論是選擇一份工作,選擇一個立場,還是選擇一個伴侶——天秤座必須將其呼喚出來,以平衡無休止的頭腦中的權衡與判斷。

無疑,這樣做的結果可能會出錯,但錯誤並非全是糟糕的,我們從中得到教訓,吸取經驗,獲得學習,成長智慧。某種意義上,天秤座此生就是來學習“做出選擇”的。

受天秤座強烈影響的人,經常發現自己很難處在平靜的狀態中,尤其是太陽和上升點落在天秤座的人,他們常常遭遇的各種鬥爭,往往大過他們所能承擔的。

天秤座必須意識到,這些境遇的出現,正是需要他們迎面而上的。

 

天秤座渴望得到的寧靜和諧,必須通過有意識地使用意志來獲得,必須通過不屈不撓的努力來維持,而絕不會自動發生。

外部世界的美與和諧,絕不是天秤座終極的棲息地——將從外在世界中感受到的和諧轉化為內心的平靜—— 這是天秤座重要的進化策略。

與此同時,和諧不只是通過五官進入意識,還通過內心感受而來。而作為一個社會人,我們的內心感受很大程度取決於我們關係的質量。

正如宇宙賜予天秤座的恩寵——意識接受了兩極的和解:生遇到死,愛遭遇恐懼,沒有光不是帶著影子的,沒有陰影是與光無光的。

它同樣教導我們接受自身的光與影。

 

檢視一下我們是否把對待任何事物都看其兩面性的能力,被發揮到極端,變成了模棱兩可且優柔寡斷;

是否在追求關係和諧中過度地出讓了自己的利益;

是否由於恐懼親密中所需的自我揭露而無法穿越風暴以獲得更深的寧靜。

無論是哪一種情形,當我們如實面對時,轉化的契機出現了,革新自我的機遇也呈現於前。

回到開頭,再看我們文化中濃鬱的天秤座特質。別忘了,即便在強調“和合”的中華文化中,孔子也在強調著“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衝突並非不好,和諧也並非平安無事。有時,戰鬥恰恰為了和平,因為他們彼此坦誠。常言:直心是道場。

唯有認清了何謂“直心”,才能讓我們無論是在天秤座濃郁的文化土壤,還是我們慣性的天秤座交往方式中,發展出天秤真正的魅力與和諧。

沒錯,天秤座一生糾結,而唯有走向白羊,他才能找到人生真正的平衡。

每一個成長的天秤座,他一側的砝碼盤上都會坐著一隻小白羊。可能會有讀數誤差,但是在龐大的一生面前,這些誤差通通算作系統誤差。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