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爬爬

8月23日週五,太陽加入金星與火星的行列進入了處女座。朱諾緊隨其後,在週五晚上進入了處女座。

詳盡都在→9月運勢懶人包
【瑪法達】2019年度12星座大預言(完整版

 


我們依舊處於不同尋常的狀況之中,四顆行星突然出現在同一個星座,而且這個星座已經有一段時間都沒什麼動靜了。這種情況剛剛在獅子座出現過,現在會在處女座出現。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星像都聚焦在白羊座和摩羯座。現在,有很多慢行星都在穿越這兩個星座——凱龍星、土星、冥王星和鬩(xì )神星(厄裡斯),還有小行星中的潫(wān)神星(薩拉喀亞)、人龍星(福魯斯)、創神星(誇歐爾)。天王星最近七年都會在白羊座。

 

這一切的核心是正在摩羯座成相的土-冥合相,這一相位會帶來壓力感、變換的場景、無人理解的改變。白羊座容易讓人癡迷於自我,以至於要麼忽視他人感受,要麼難以覺察到他人的感受。

 

白羊座與摩羯座的能量都非常熾熱。白羊座本身就很熾熱,摩羯座的熾熱則是火山或者地震的風格。而且刑克代表著平衡行為的緊張態勢,在白羊座與摩羯座的發展(或感受)之間來來回回,掙紮於對兩個星座能量的整合。

 

這是我們正在感受到的複雜亂局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可能會覺得怎樣都不行,或者感覺事情只會惡化。

 

行星在處女座的行運,能部分減輕摩羯座行運能量盛行的壓力;這是三分相所帶來的效應之一。我們需要以某種方式釋放掉這種強烈緊張。從我對占星的理解而言,處女座也代表著有機會把事情串起來:建立聯繫,有交織感而非離散感。

 

處女座的本質是融合、一體化,是關於完整的。你不能要這半,不要那半。這個過程並非總是美好的(其中可能有爭論、爭議、自我批判,以及其他形式的心理或情感鬥爭),但最終,通常會奏效(只要我們樂於去推進)。

 

未來幾週,在處女座會持續出現合相,其中有一個特點是,金星火星會在8月24日週六的時候,在處女座精確合相。

 

我會以不同的方式持續地說這個事情。如果說處女座是關於融合、一體化的,金星和火星代表著各種形式的二元對立,尤其是性別層面的,那我們有機會以直接的方式來處理與之相關問題。並且是以內在的方式參與進來,而非將之視作政治問題,或者認為事關個人品牌。

 

最近西方社會熱衷於討論性別對立的主題,米兔運動認為兩性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倫理、道德差異;同性運動則主張或者表示男女並不需要對方;跨性別運動認為一個人的出生性別,與自己後天認同的性別沒有太大關係(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是不同的東西);而無性別、雙性人以及各種形式的酷兒理論還有質疑,都在挑戰著二元的社會性別概念。

 

但對多少人來說這是一場智力、社交或者政治運動,又有多少人覺得這是與自己的身體和靈魂有關的事情呢?我並不是說運動的成員或參與者陷入了某種意識形態。我是說那些沒有特殊觀點的人——或者隨便什麼人——可能在做保持完整性,這種具有挑戰性的工作。我認為大多數人把這些現像看作是一種活生生的社會博物館。

 

金星和火星正邀請我們直接去經歷去體驗。社會性別實際的數量和形式,遠比我隔壁同性戀中心飛揚的彩旗種類多得多。而這一切從來不會,也永遠不會,像放飛自己認同的彩旗那麼簡單。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性別和關係取向。

 

這些是深層次的、內在的、私人的體驗,並非(如舊女權主義理念所言)“個人即政治。”

 

個人的確可能會政治化,政治也確實可能個人化,我們的身體也可能成為這個社會上無休止的社會戰爭的戰場。

 

在我們的時代,在政治、所謂的道德,或者暴力和侵略之外,我們對性和性別知之甚少。而我們需要深入這片未曾探索也沒有記載的廣闊領域。

 

我的老師貝蒂·多德森多年前曾經說過,朱諾的行運是為了提醒我們,每個人第一位的關係是與自己的關係。這是其他一切關係存在的基礎,因為如果我們本身都不存在的話,就根本不會有關係可言了。我們包含著所有的潛能、性激素、遺傳物質、社會性別屬性、感受和情緒——以及與我們性別相異的生物學父、母親一方的能量痕跡(總是如此)。整合這一切的挑戰在於,我們最基本最主要的關係基礎——與自己的關係。

 

記住這一點,會是一個很好的開端。

全站熱搜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