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幻覺

詳盡都在→8月運勢懶人包
2018/8/17
情人節送什麼好呢

 

 

 

 

 

 

 

【回顧與前瞻】

特朗普總統在一次歷史罕見的激烈批評中表達了對美聯儲的失望,他說央行可能破壞了經濟復甦。特朗普說,他擔心加息的時機不好,在日歐央行都保持貨幣寬鬆時,加息可能讓美國處於“劣勢”。前達拉斯聯儲主席理查德·費舍爾評論稱,特朗普越界了。“偉大美國經濟的一大標誌是美聯儲獨立。沒有哪個總統應該干預聯儲的工作。”——Jeff Cox,《特朗普責怪美聯儲,說對加息“並不激動”》,2018719日。

 

根據星相指標,國會或白宮(為了美聯儲)的權力遊戲也可能升級了。不僅是權威的土星對沖美聯儲星盤中的冥王星,而且奪權的行運冥王星還與美聯儲的下降點相合,對沖星盤上的火星(201723日到20181127日)。

 

冥王星是為生存而鬥爭,是一種想將聯儲銀行系統的結構連根拔起、徹底變革的強權力量。冥王星與一張星盤的上升構成困難星相,(最終)可能威脅到它的存在。——MMA2017年預測書,這一章節在MMA2018年預測書中重複強調,追尋出版社發行,寫於201611月。

 

其實並不是特朗普說的美聯儲的逐步加息策略有威脅,干擾了經濟復甦。其實是特朗普自己對美國消費者的稅收,這種稅收用新的關稅形式出現,削弱了20171221日他採取稅制改革行動所獲取的成果。他是在自己削弱自己,在事態可能失控的情況下,又將自己的高風險貿易政策的決策和行為歸咎於他人。

 

6月底火星開始逆行後,市場很快開始回升,這次回昇在上周中遇到障礙。“障礙”就是火星合上升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人,他又即興發言,也許又沒想明白自己想幹嘛,也沒想過他對美聯儲和央行的尖銳批評會引發市場怎樣的反應。他對美聯儲加息策略的評論加上718日對中歐(尤其德國)徵收更高關稅的威脅,導緻美元、美國股市、德國指數、日本指數立即垂直下跌,相對是美國國債上漲。

 

隨著美元下跌,黃金、白銀、原油的下跌結束,開始大幅上漲到上週結束。比特幣和牛肉享受了幾週的上漲,但這可能與其他元素關係更大,和特朗普總統開始攻擊美聯儲的意願關係不太大。我們以前曾經說過,還要再次重複:安德魯·傑克遜的陰暗面貫穿了特朗普的基因。

 

【短期星相】

我們位於兩個強有力的日月食之間。713日發生過一次巨蟹座日食,那次日食很重要,對沖了冥王星,與木星和海王星構成水相大三角格局。我們傾向於認為在那次日食前後,美股會創造一個高點,之後要么一直下跌到727日這個強大的月食,要么就是爆發,在81日前後一周之內創造新的周期高點或歷史新高。

 

看起來,718日之前還是後者的表現,股市繼續上漲,然後逆行的火星與天王星相刑(這個星相簡直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人),打擊了股市。81日前後一周內——那時有一系列帶有強烈天王星特質的星相——出現歷史新高的概率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大幅下跌的概率升高了。

 

但股票或其他任何金融市場中,一次漲勢或跌幅會多麼猛烈呢?天王星在,很難預測有多大,任何支撐或阻力就是天王星要去打破的“界限”。天王星不喜歡也不尊重任何界限和限制,它們的存在就是要被打破的,帶來震驚甚至衝擊。很有可能不管上漲還是下跌,價格的波動都超過任何人的認識。

 

我的意思是,這個月食:1、前一天水星剛開始逆行;2、月食與火星相合,與火星和天王星構成固定宮星座初度的T三角格局;3、這時不僅水星逆行,還有火星逆行;4、月食對沖位於火象星座獅子座的太陽,這個月食期間,獅子座的太陽、水瓶座的火星合月食與混亂之主天王星構成了T三角格局。

 

但當然,也可能市場上沒發生太明顯動態,畢竟美國市場的很多指數在29日大跌到二十三個月週期低點時,就進入了窄幅波動範圍。這些星相也可能沒有體現在人類經驗中的金融領域,而體現在自然或地緣政治領域。

 

這些星相週期與地震、颶風、龍捲風、狂風、大停電(輸電網絡安全)等現像有著占星上的對應。也像徵恐怖活動、網絡間諜或盜竊。出生盤上擁有強烈天王星特質的人,更容易做出一些真正天才或愚蠢的事情。特朗普星盤上就有一個最強烈的天王星配置,所以他絕不可能是一個正常、穩定、可測、冷靜、可控的人。這段時間裡,他是一個要密切監控的人——就好像你能做到似的——因為他的言論和行為可能非常大膽,甚至從未見過的那麼大膽。是的,今後兩三周也可能是他讓人們震驚了。

 

有些人可能說,這種不可測的行為和心理是種資本,另一些人說這是一種不利因素,還有人說不管咋樣,他挺好玩。這一切都是我們當前身處的、20171221日冬至點啟動的、“大重啟”的繼續發展,我們已經進入一個混亂不可測的全新時代,會一直發展到2022年之後,等到那時,美聯儲和美元的地位可能和今日完全不同了。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