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幻覺

【譯注:農神節(Saturnalia)、古羅馬農神薩圖爾努斯(Saturnus)、古羅馬黃金時代的神王Saturn、星期六(Saturday、土星日)都與占星上的土星(Saturn)即摩羯座主星有根源上的聯繫。】

 

光很快就會回到世界,哈利路亞,哈利路亞……但你過去總聽到這個說法,並不算什麼大消息。我現在討論的當然是冬至,你可能已經無聊的打起了哈欠,你不必像占星師一樣必須明白黑夜超長的季節就要轉變,不過掩藏在那些熟悉到麻木的內容之下,今年的光能量轉換仍然給我們帶來一些謎題。

 

對北半球的人來說,冬季最冷的時間還在後面,但至少現在有了期待的理由,就像才華橫溢的爵士鋼琴家比爾埃文斯描繪的那樣“你必須相信春天”,如果你在冰雪帶,這是一種對嚴寒的抒情表達,就算我居住在南加州的沙漠,也希望白天再次變長。如果沒有一點樂觀,誰能深思哪怕十秒的“光的回歸”概念呢?如果沒有希望,誰會去思考它呢?

OB嚴選︰↓↓↓

Hello Kitty極輕羽絨

OB嚴選.jpg

但從占星上,掌管希望和樂觀的星座是什麼?可能最明顯的指向就是射手座,因為木星掌管射手座,不過冬至標記著我們離開射手座而不是進入射手座,在冬至點,太陽進入摩羯座,我們都進入土星的影子,土星往往背負著消極概念——就連對摩羯座和土星更平衡的視角也往往無關希望或樂觀這種詞,所以到底會發生什麼?難道我們星座倒退了?

 

摩羯座和土星往往被視為耐心、容忍、勤勞的價值體現,我認為土星代表我們去做不喜歡的事的能力,如果你居住在冰雪帶,你要做的是透過結滿霜花的窗戶看見你的汽車被埋在十八寸厚的新雪之下,這時你就瞬間變身土星專家:冬天其實就是一個“做我們不喜歡做的事”的季節,戴上手套出去鏟雪,把你的車挖出來這樣你才能去上班。

 

所以希望何在?樂觀何在?“光的回歸”的快樂從何而來?冬天是嚴酷的,這個意思很對,但光正在回歸,這部分如何與大局相適應呢?這就引出了我們的關鍵問題:我們是不是忽視了有關摩羯座和土星的什麼?

 

古羅馬人並沒有忽視,每個冬至,他們都會慶祝農神節,很瘋狂。根據羅馬政治家老加圖的記錄:“節日規則是瘋狂吃東西和喝酒,清醒的人是個別。”市民用滑稽的帽子和色彩鮮豔的衣服代替平時穿的單色袍子,交換禮物包括很多整人禮物,孩子們會得到玩具,賭博、玩骰子這些平時會被審判的活動這時可以在公共場所玩,還有個有趣的習俗,奴隸主要給自家奴隸提供大餐,互換角色,在農神節期間,奴隸至少有藉口不尊重主人,也不會為此受到懲罰,自由發言、恣意喧鬧、放棄控制、瘋狂不羈。

 

羅馬人就這麼慶祝有關土星的節日?

 

這是我們大部分人會有的明顯反應——可能占星師除外——畢竟不會忽略任何相關。很明顯,羅馬的農神節幾乎完好無損的轉變為我們當下的冬至慶祝,耶誕節、跨年夜、光明節——相關所有節日對兩千年前的羅馬人來說都很容易識別。我們還慶祝“光的回歸”,送禮物、穿新衣、燈紅酒綠,我們的詞capricious任性指的是基於突然的奇怪念頭、欲望、情緒變化而衝動行動的人,很明顯這個詞的根源在Capricorn摩羯座。想一想嬉戲中的山羊,或想想你那耶誕節晚上喝大的叔叔。

 

所以對占星師來說是發生了什麼?摩羯座和土星的隱忍名聲怎麼了?更重要的是,這些是它們應得的嗎?

 

好吧,用一個詞來說:是。摩羯座和土星很明顯有關責任和完整統一,有關控制衝動,有關邊界、限制、因果的永恆規則,我仍然堅持我的土星定義,這顆星就是給你“做不喜歡做的事的能力”的星體,這些概念是非常容易證明的。

 

而那種自製克己你能容忍多少?就像鮑勃馬利歌裡唱的:“結果是必然的,每天用桶下井打水,早晚有天桶底會掉。”對於毫無節制的“好東西”,我們都有個強度極限。活在社會裡當然要有約束,但在一些時候,原始的、欲望驅動的、我們身上的動物性都已經飽和了,那種動物性就會在強度極限點上變成非常危險的東西,壓抑的憤怒最終變為變態的暴力,壓抑的性欲變得倒錯反常。

 

哪顆星體與這類爆發性的外放有關呢?明顯答案就是天王星和火星,土星就可以精確理解他們的衝動以實現隱含在土星內的約束平衡。

 

如果我們也減少一些土星能量呢?畢竟土星是現實,想像人類永遠可以嚴格遵守機械規範夠現實嗎?我們都需要一個隨意的週末,想像周曆表中內置的線索——每週你期待即將到來的土星日星期六嗎?每個高效的高中教師都知道,給孩子們休息的時間從日復一日的無盡代數中解脫出來多麼有用,大企業也有“休閒裝週五”,已婚的凱爾特人可以在五朔節前夜愉快私通而不必羞愧。

 

土星是結構之星,是現實安全感的閥門,正是這讓我們可以忍受它,諺語裡也說“只幹活不玩耍,聰明孩子會變傻。”而現在,只幹活不玩耍的孩子可能揮舞著AK-47。

 

古羅馬詩人維吉爾說,土星這個神是“把各個山頭不守規矩的牧神和仙女抓一塊,給他們設定律法。”當然他們還是牧神和仙女,只是行為更好的神,因為律法給了他們一種土星感,在恰當時間和地方才表現他們個性中更野性的一面。維吉爾還說,“在土星神的約束下,迎來了人們所說的黃金時代,他治理的國家處於完美平靜中。”我們有了土星結構會更開心——只要有結構包括有時間的釋放。

 

根據時區不同,太陽在12月21日或22日進入摩羯座,同時土星還在射手座初度——從占星現實上看有利於我們對假日季的集體反應。射手座——傳說被眾神之主木星掌管——非常不喜歡限制。引用奧斯卡王爾德的話說木星就是“除了誘惑什麼都扛得住”。所以在集體氣氛中有種對逃跑、打破規則、製造混亂的壓抑的饑渴感。土星在射手座一直被木星之潮干擾,我們都饑渴於釋放,我們內在的“牧神和仙女們”都感覺到他們的欲望——對食物、對酒、對釋放性等等一切欲望。

 

有趣的是,雖然月初時土星剛離開土海刑的範圍,但在12月土星和除了月亮之外的任何星體都不呈相,所以除了極限本身帶來的限制,就沒有更多約束了。

 

如何面對這一切呢?我們可能條件反射般的說:不給酒鬼叔叔提供威士卡,或如果你容易酗酒就不給你喝,拉上拉鍊想想你的腰圍。

 

但這些警告真的不夠農神節范兒,它們反映了現代占星上的錯誤,將土星視為“嚴格不可為之”的規則,這並不是完全正確的。土星就像前面說的,到底是完全現實的,你可能需要些釋放,你可以用各種有意識的更安全的方式。土星給“農神和仙女們”規則,但沒有把他們變成呆板的小清教徒,沒讓他們清高的跪在一起喝無因草藥茶。土星明白那只會讓農神和仙女們憤怒,讓他們變得討厭。

 

如果這方面有什麼老理兒適用,可能就“凡事適度”——包括適度也要適度。

 

斯蒂芬在這裡祝福你和家人節日愉快!開心的玩!好好的、有意識的、帶著愛心的照顧好自己。溫和放鬆,這是與光回歸能量相和諧的辦法,讓你身上需要快樂時光的部分感覺舒適,那些是你內在的“農神和仙女們”,傾聽他們的需要,和他們達成約定,讓美德和缺點達成協議,讓它們雙方都得到多一點呼吸空間,保持土星范兒的現實:缺點也是你的一部分,你不能“立法規定”它不存在,給它點甜頭但別讓它控制你的方向。

 

去吧,帶上你的歡樂帽。

星座生肖運勢大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